经理人广告

另类解读理赔年报——暨2021年最受高净值人群青睐保险产品

2022年04月02日 14:19 阅读:2,749

中国保险家统计的70家保险公司理赔年报显示,2021年超千万元的大额理赔案例数和给付金额均大幅飙升,个案数从上年的10宗增长至19宗,最高理赔金额也从上年的2000万元级别跨升至近亿元级别。而这并非简单的数量上的变化,背后昭示的是,高净值人群将保险作为财富传承手段已成趋势。对中国已达数百万的高净值家庭来说,财富传承和风险隔离已是一门必修课。依托法律规定和法律逻辑,保险通过对投保人、被保人、受益人的不同规划,保险合同受益人可以避免继承纠纷,无争议获得保险赔偿金,从而达到财富传承和隔离相关风险的作用。我们还从各公司的理财年报和承保年报中,梳理出2021年最受高净值人群青睐的终身寿险、年金险、两全保险产品,以便读者能够更清晰地透视财富传承的趋势。

■文/本刊编辑部

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人身险公司2021年赔付支出6761亿元,同比增长12.18%。从各公司公布的数据来看,大部分保险公司的理赔金额同比增长。其中,赔付金额超百亿元的险企有中国人寿、平安人寿、太保人寿、人保健康、新华保险、众安保险、太平人寿等7家,合计赔付金额达1680.46亿元,占到人身险公司赔付总额的24.86%。

年度赔付金额超10亿元的有泰康人寿、人保寿险、泰康养老保险、平安健康、阳光人寿、富德生命人寿等15家公司。这22家公司理赔金额合计达到了2441.74亿元,占比达36.11%。

其余47家险企理赔金额均在10亿元以下,部分新公司由于业务量不大,理赔金额低于1亿元。

分析各家公司的理赔年报,我们发现,除了大部分公司理赔率高于98%以外,各公司在智能理赔上的发展突飞猛进。更重要的是,从各公司10大理赔案例和承保案例中,《中国保险家》梳理出2021年最受高净值客户青睐的各类保险产品。

理赔率98%以上:保险挺靠谱

在我们统计的近70家保险公司中,33家公司公布了理赔率,其中获赔率低于98%的共四家,分别为瑞华人寿、国联人寿、中银三星人寿和人保人寿,理赔率分别为94%、96.33%、97.01%和97.25%。

赔付金额超过10亿元的22家公司中,10家公司公布了获赔率,且都超过了97%,其中中国人寿、新华保险、泰康养老保险、建信人寿、招商信诺人寿5家公司的获赔率超过了99%。其他还有12家保险公司的获赔率也达到99%及以上。

理赔总金额超过100亿元的有7家,中国人寿的理赔总金额达546亿元,位居全行业第一。2021年其赔付件数超1911万件,不到2秒就赔付1件,平均每天赔付1.5亿元,客户获赔率高达99.65%。

2021年,中国人寿大力推进理赔直付服务,覆盖200多个地市,为600多万客户提供了服务,赔付金额达42亿元,同比增长了17%。在部分地区,公司“重疾一日赔”实现了一站结算、出院秒赔,全年服务客户近17万人次,赔付金额超74亿元。

与此同时,中国人寿的智能化理赔业务也大幅提升,全年处理理赔案件超过1390万件,同比增长23%。依托其智能理算引擎,使得小额理赔时效缩短到0.13天。

另一家头部险企平安人寿全面升级理赔流程,推出了“免材料、省心赔”理赔服务,并在宁波进行试点。2021年,平安人寿闪赔件数超过150万件,理赔金额超过33亿元;智能理赔件数超4.2万件,金额超17亿元,分别占理赔总金额的8.01%、4.13%。

太保寿险2021年的个人业务自助理赔占比超过86%,小额理赔申请支付时效约0.2天。在AI智能审核方面,公司年审核47.3万件,件均时效3.5秒。

大多中小险企也不遑多让。

农银人寿2021年小额理赔获赔率达99.86%。2021年1月,公司全面推广“农银快e赔”,为客户提供“理赔闪处理,赔款秒到账”服务,自动处理完成案件8424件,自动化处理理赔案占所有小额理赔案件的57%。

与此同时,与头部险企一样,农银人寿也推出了重疾一日赔服务,对通过线上申请且理赔金额3000元以下、事实清楚、责任明确的个人医疗保险理赔案件,实施减免材料等服务。

招商信诺人寿2021年理赔总额为10.78亿元,理赔获赔率为99.04%。公司推出医疗直付服务、手机便捷服务、视频协作服务、专人实时服务,其直付理赔和线上理赔金额分别达3.75亿元、3.92亿元,分别占公司年度赔付总额的34.79%、36.36%。

大额赔付案例数翻倍、最高赔付额飙升5倍

一年一度的保险公司理赔报告中,大额理赔案例备受关注。

统计显示,2021年超1000万元高额赔付案例约19件,超2000万元高额赔付的案件7件。其中,中国人寿一单赔偿金高达9950万元的理赔案例,成为人身险公司年度单笔赔付之最(表2)。

根据《中国人寿2021年寿险理赔服务年报》,获年度最高赔付额的客户A先生,经营一家大型企业,具有很强的保险意识,从2000年起,该客户先后在中国人寿投保康宁终身保险、国寿鑫易宝年金保险、国寿鑫享金生年金保险等多份保险。2021年8月,A先生在家中突发疾病身故。中国人寿在接到客户家属的理赔报案,并核实处理后及时向客户家人给付保险金9950万元。

位居理赔榜第二位的客户B女士,是一名职业经理人,从2013年起,先后投保国寿福禄双喜两全保险(分红型)、国寿金如意年金保险(分红型)等多份保险。2021年6月,B女士因循环衰竭疾病身故,家属获中国人寿给付保险金合计6758万元。

相比2020年,中国人寿大额理赔案例理赔金额陡升。2021年,中国人寿理赔金额最高案例较上年公司最高理赔案例1581万元的赔付额大幅上升了5.29倍,赔付额超过千万元的理赔案例为5宗,较上年也增加了1宗。

此外,2021年超2000万元的高额赔付案中,阳光人寿单笔高达3483.8万元的理赔案例位居理赔榜第三位,也格外引人侧目。据阳光人寿理赔报告披露,2021年黑龙江客户Z女士因疾病身故而获得了该笔保险金。

2021年,太保寿险、大都会人寿、交银人寿等也发生了超2000万元以上的赔付案例。其中,交银人寿有两例,给付保险金分别为2400万元和2158.64万元,太保寿险和大都会人寿单笔最高赔付金额分别为2786万元和2600余万元。

回看上一年的大额赔付案例,我们看到,2020年最高理赔金额的案例出自招商信诺人寿,其客户W女士于2016年购买了招商信诺人寿银保渠道传家典范(财富版)终身寿险,身故前累计缴纳保费近200万元。2020年4月,W女士因病身故,招商信诺人寿根据理赔申请,经核实后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审核流程,向客户家属支付理赔金2000万元。

除了招商信诺人寿,2020其他9宗超1000万元的大额理赔案例分别出自平安人寿(2宗)、中国人寿(4宗)、合众人寿(2宗)、大家人寿(1宗)(表3)。

从超千万元理赔案例数看,2021年19个案例数,较上年的10个增加了90%;从最高理赔额案例看,2021年的9950万元也较上年的2000万元几乎增长了5倍。

终身寿险、年金险成“香饽饽”

《中国保险家》的统计显示,2020年和2021年超1000万元理赔案例共29宗,除了5宗案例未公布客户投保的保险险种外,其他22宗案例主要是投保的险种是年金险、终身寿险、两全保险等等储蓄型保险。

除了这些高额理赔案例之外,不少公司的高额赔付案例客户投保的保险产品也主要以终身寿险、年金险、两全保险为主。2020年理赔金额最高案例的招商信诺人寿,其2021年前十大理赔案例中,前8位客户理赔保险产品主要都是年金险、两全保险等(表4)。

高额赔付背后:财富传承和规划养老

险企理赔超千万元案例中,客户青睐终身寿险、年金险、两全保险,说明越来越多的高净值和超高净值客户选择年金、终身寿险等产品,实现财富保值增值,并作为财富传承的工具。而2021年高额赔付案例数和理赔金额激增的背后,无疑凸显出一个趋势,那就是高净值人群财富传承的需求在大幅提升。

在2020年招商信诺人寿最高理赔案例中,公司在理赔报告中提到,“作为母亲,W女士未尽的爱与责任以另外一种方式得到了延续。”这句话,充分彰显了保险作为一种财富传承工具的价值。

从平安人寿2021年的高额投保案例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高净值人群利用保险进行资产配置和财富传承的实操方案。2021年,平安人寿人身险十大承保案例中,有5位客户投保“颐享世家”终身寿险为主险的相关保险产品组合,年度累计人身险保额超过2亿元,另5为客户年度保额超过1亿元。而投保需求中,“财富传承”的目的明显(表5)。

颐享世家终身寿险是平安人寿2021年最受高净值人群关注和认可的终身寿险产品。据公司承保年报,如果40多岁的男性投保该产品,年缴保费70多万元,那他获得的保障是:1,身故保险金——被保险人身故,受益人可获得3000万元保障;2,意外身故保险金——80周岁前(含)意外身故,受益人可获得6000万元保障。

平安人寿2021年年金险10大投保案例中,客户年度累计首期保费都超过1000万元,最高超7000万元。这10个案例中,有8个是客户“提前规划品质养老、做好资产的合理化配置”,保障未来养老费用支出;另外2个案例则是父母为孩子投保,目的是为了“做好资产的安全规划和储备,为孩子未来教育提前准备”,以及“做好家庭资产的合理配置”。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群在完成原始资本积累后,选择通过投保高额寿险的方式,实现家庭财富的管理及传承。如果更进一步剖析,高净值人群之所以青睐利用保险产品来进行资产配置和财富传承,根本原因在于,保险能够帮助其实现资产隔离和免税传承。

保险助力高净值人士应对三大风险

中国的高净值人群已经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

目前,中国有1068万家私营企业,4600万个体工商户,有产阶级已达五千万人,是历史上拥有私营企业数量最多的时期。招商银行联合贝恩公司发布的《2021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元以上的高净值人士达到262万人,人均持有可投资资产约3209万元。

2020年胡润百富报告也显示,中国600万资产“富裕家庭”数量首次突破500万户,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增至202万户,亿元资产“超高净值家庭”增至13万户。

而这些超高净值客户面临两个共性问题,一是第一代企业家们开始步入“老龄化时代”,在创富不等于守富的认知下,如何将财富向二代、三代转移,并利用原有资产创造更多的财富已经成为其面对的重要课题。

二是在中国民营企业家圈子里,大多是夫妻创业,或是兄弟联手打拼,基本都是“家族式管理”企业。而这些年,随着中国法治建设的建立健全,企业家个人、家庭和企业财产混同成为一种常见风险。

招商银行与贝恩资本联合推出的报告显示,2019年53%的受访高净值人群已经在准备或已开始进行财富传承的相关安排,2021年这一比例升至55%(图1)。

显然,传承财富和隔离风险都成为高净值人群当下最迫切的需求。汇业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旭认为,高净值人群存在三大风险,即婚姻风险、传承风险、财富隔离风险。“平衡家庭与企业的关系,是高净值人士必须学会的必修课。”

离婚不论是普通民众还是企业家,都在客观上会造成财富缩水的情形。规避婚姻风险的真正目的是降低财富拥有者因婚变而影响到企业的控制权以及正常运转,同时也减少不合理的夫妻共同债务。父母对子女的财富支持以及对子女婚姻风险的防范也需要有明确的工具进行规划,因此,婚姻风险规避无非是让每一笔财产都能体现所有者真正的目的而已。

同婚姻规划一样,财富传承方案的设计也是出于规避传承风险。传承风险最主要的表现形式是财富的分散和流失,人有亲疏远近,把财富留给想留的人,才是规避传承风险的应有之义。

而财富隔离风险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债务在夫妻和家庭成员中极易发生连带,企业家的个人财产在企业融资中极易被担保,造成名义上的有限责任公司,成了实际上的“无限责任”。

根据《民法典》对婚姻财产制度的规定,夫妻双方若有现实需要,改变法定的夫妻财产制,可以以婚前财产协议与婚内财产协议来达成;父母考虑到给子女的财产不成为其婚后夫妻共同财产,单方赠与协议也可以达成目的。但实践中,夫妻财产协议和单方赠与协议签署起来较难。

这时候,保险在资产配置和法律风险规避等方面的独特优势便凸显出来。依托法律规定和法律逻辑,保险可以通过对投保人、被保人、受益人的不同规划,达到财富传承和隔离相关风险的作用。

具体来说,保险属于投保人财产,父母为投保人、子女为被保险人、父母为死亡受益人的保险结构下,现金价值不会因为子女婚姻状况变故而遭到分割,子女作为生存受益人,可以享受到年金,父母再通指定保单受益人,实现子女享受保险利益的同时,财富也不损失,从而使得家庭财富能够按照父母的意愿得以有效传承。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保险金能否作为被保险人遗产的批复》(1988年3月24日)规定:“根据我国保险法规有关条文规定的精神,人身保险金能否列入被保险人遗产,取决于被保险人是否指定了受益人。指定了受益人的被保险人死亡后,其人身保险金应付给受益人;未指定受益人的,被保险人死亡后,其人身保险金应作为遗产处理,可以用来清偿债务或者赔偿。”

换句话说,投保人寿保险,特别是大额终身寿险、年金险等,通过指定受益人进行的财富传承,在被保险人身故时,保险合同指定受益人可以避免继承纠纷,无争议获得保险赔偿金。

这无疑可以避免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中的诸多繁琐程序。现有法律下,遗产继承必须进行继承权公证,要求所有继承人到场,并且每位法定继承人和遗嘱继承人需全部对遗产继承方案表示认可,遗嘱继承在执行环节必须公开。而保险合同的签订仅在投保人、被保险人和保险人之间进行,对于受益人,仅需在合适的时间告知其具有受益权即可,与合同无关的继承人无从知晓合同,可以无纠纷地实现财富继承,避免不必要的矛盾。

而且,保险还具有一定的保障杠杆,有利于投保人放大财富效应。对于人寿保险来说,投保人交给保险公司的是保险费,而当被保险人身故时,保险公司赔给受益人的是保险金额,人寿保险的保险金额一定大于保险费,这就是保险的保障杠杆功能,可以显著放大传承的财富,让受益人领取到的保险金大于投保人所交的保费,有效避免财富传承过程中的减损。

更重要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第四条规定,“保险赔款”免纳个人所得税,也就是说人寿保险身故保险金免缴个人所得税。

在高净值人群的债务隔离需求中,在保证保费来源合法的情况下,可以选择负债可能性低的人为投保人,例如父母。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选择上可以多元考虑,负债风险较高的人不宜出现在保险合同当中,由此可以起到一定的债务风险隔离的效果。因为身故保险金具有很强的专属性,被保险人死亡后,有指定了受益人的,保险金不会被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用来偿还其生前债务。

正是以上优势,使得高净值人群选择保险作为财富传承手段成为一种趋势。

深度挖掘高净值人群价值

在百年财富传承的历程中,欧美国家高净值家庭在资产管理中往往倾向于采取综合配置的方式,引入保险、信托、股票等多种理财方式,同时通过各类金融工具配合,以此实现平衡配置,完成财富的传承和保值增值。

通过终身寿险或者终身两全产品做遗产规划,是西方富豪通常的选择。将财富的1/3通过终身寿险来传承,相对于其他传承方式更加简单和安全。保单指定受益人,可以毫无争议的将理赔金交给指定的人,避免遗产纠纷;同时寿险产品具有一定的杠杆作用,传承的资产不仅安全保值,还可以有效增值,比如40岁男性客户要传承1000万元的资产,选择某终身寿险产品,20年共交400万元就可以达到遗产规划目标。

正是基于高净值人群的需求,各人身险公司都大力打造为这一人群服务的产品体系和服务体系。除了中国人寿和平安人寿外,太保人寿也持续发力高净值人群的产品和服务体系。

太保人寿《2021年承保服务报告》显示,2021年公司承保总件数达816万件,承保总保额达15.7万亿元;以年金险保费占比达53.5%。从各险种的人均保额看,年金险人均28.7万元的保额也位居首位。

与此同时,太保人寿以健康保障、财富管理和养老传承的“金三角”为基础,构建了相应的产品体系。

除了头部险企,中小保险公司也不断打造拳头产品,构建对高净值人群的服务模式。

2021年度中信保诚人寿十大承保案例中,三个投保终身寿险业务,承保保额在2500万元-5000万元之间,承保产品为中信保诚“托富未来”终身寿险与中信保诚“基石恒利”终身寿险;另七个案例投保年金保险,承保保额从2500万元-4000万元,承保产品主要为中信保诚“智尚人生”年金保险E款(投资连结型)、中信保诚“筑福未来”年金保险B款(分红型)、中信保诚“基石稳利”年金保险。

2021年,招商仁和人寿赔付总金额7907万元,赔付案件数2961个。公司以“和家盛世A”终身寿险为财富传承拳头服务产品,满足高净值人群的需求。其《2021年运营客户服务年报》显示,前十大承保案例投保保额最高为5500万元,合计超过3.15亿元。

可以预计,随着高净值人群的数量和财富基数的提升,保险在财富传承、资产隔离等方面的价值将日益凸显。而在争夺这一客户群的过程中,险企的品牌、产品、服务等关键要素缺一不可。

  本文来源: 《中国保险家》杂志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