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财经 » 新莱应材中道崩阻?

新莱应材中道崩阻?

2022年04月08日 18:20 阅读:3,817

日前,新莱应材(300260.SZ)发布公告称,接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水波、高级管理人员郭红飞、董事会秘书朱孟勇的通知,因涉嫌内幕交易,证监会决定对三人进行立案并调查相关情况。

新莱应材表示,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李水波先生、郭红飞女士、朱孟勇先生个人的调查,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和业务活动无关,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不产生影响。公司将根据具体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消息曝出之后,公司股价首个交易日封死跌停。4月6日,新莱应材股价收报42.29元,跌幅20%,总市值为95.8亿元,对比4月1日收盘,新莱应材市值蒸发近24亿元。4月7日,新莱应材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交易价格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30%。

三四季度加仓的一众持股机构或惨遭“闷杀”,而砸在手里的不止股民网友,这一次,新莱应材也玩大了。

01.A股独家上市, 新莱应材成大牛股

2011年,新莱应材在创业板高调上市。其招股书显示,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电子洁净、生物医药和食品等需要制程污染控制的领域,涉及半导体、光电、光伏、航空航天、生物科技、制药、精细化工、食品饮料等行业。

新莱应材是高洁净应用材料领军企业,该行业在我国是一个新兴的行业,具有较强的延展性,产品应用领域比较广泛,目前尚未成立统一的行业协会。新莱应材登陆创业板时,国内并不存在同行业上市公司。

上市11年,作为国内为数不多覆盖泛半导体、生物医药、食品安全三大领域的高洁净应用材料制造商,新莱应材仍然备受关注。

其最近调研纪要显示,2021年度公司整体业务进展良好,食品板块业务保持稳健增长,生物医药板块业务受益于国内外疫苗企业的扩产增长迅速,泛半导体板块业务受益于半导体国产化进程加速,且海外子公司继上半年新冠疫情影响后恢复正常生产,整体增速迅猛。

4月7日,新莱应材发布了2021年业绩快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约20.54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升55.28%,主要是报告期内母公司收入增长了74.5%;营业利润约1.97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升117.60%;利润总额约为1.98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升123.98%;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71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升106.61%。

在食品安全和生物医药领域,公司洁净应用材料的关键技术包括热交换、均质、流体处理等。其收购子公司山东碧海是液态食品领域为数不多的能够同时生产、销售纸铝塑复合液态食品无菌包装纸和无菌纸盒灌装机的企业之一,目前已经进入国内外一流企业的供应链,拥有包括三元、完达山、康师傅、雀巢、麦趣尔等客户,有望凭借其技术优势以及“无菌包装材料+灌装机设备+设计工程”的交钥匙解决方案,逐步打开国产替代市场,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

在泛半导体领域,公司的高纯及超高纯应用材料可以满足洁净气体、特殊气体和计量精度等特殊工艺的要求,同时也可以满足泛半导体工艺过程中对真空度和洁净度的要求。当前公司半导体真空系统产品面的客户较多,包括国外的美商应材、LAM,国内的北方华创、长江存储、合肥长鑫、无锡海力士、正帆科技、至纯科技、亚翔集成等知名客户。

新莱应材在关于机构调研的公告中表示,在生物制药板块,公司是亚洲第一家通过ASME BPE管道管件双认证的企业,目前也是国产品牌的唯一,对于生物制药的相关企业申请通过FDA的认证至关重要。其大客户包含东富龙、楚天科技等企业。

反映到资本市场,自去年3月份开始,新莱应材股价从13元附近起步,一路高涨,区间最高涨幅约349%,被称之妥妥的大牛股,新莱应材也成资本宠儿。

02.“半导体”新概念, 有名无实?

2021年正值赛道股爆发,锂电池和芯片板块作为赛道股的“中军”风头一时无二,沾“芯”搭“锂”的个股更是被市场大炒特炒,而这其中就有新莱应材的身影。

2021年7月28日,新莱应材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回复投资者提问时公开表示,“公司产品可以应用于泛半导体领域”“是锂电的终端大厂(例如德国商先创、比亚迪等)的忠实供应商”。

消息一出,新莱应材股价应声大涨,随后三个交易日内,新莱应材股价累计上涨46.2%,从20元出头一度上涨至最高33.4元。公司股价短期内大幅拉升已经触及异常波动标准,监管层立即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详细说明向德国商先创、比亚迪销售的具体产品名称、最近三年及一期确认的收入、净利润金额及占比等信息。

据回复函显示,德国商先创最近三年及一期确认的营业收入总计235.66万元,而比亚迪贡献的营业收入最近三年共计53.71万元。值得注意的是,比亚迪为公司2019年开始合作的新客户,截至目前暂无在手订单。

面对监管询问,公司只能打个马虎眼:未来的业务规模存在不确定性。站在A股半导体板块的风口上,新莱这波炒作足够引人注目。

但平心而论,新莱应材的泛半导体产品“含金量”到底有多少呢?

从最能反映公司技术先进性的研发情况来看,新莱应材在半导体行业上投入不大。公司2020年年报显示,公司研发投入金额为6480万元,占营收比重为4.9%,研发人数是198人,研发人员占比为9.65%。但报告期内公司的主要研发项目在食品行业,诸如食品包装材料、灌装阀等,并未涉及半导体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2月,新莱应材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募集资金2.8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全部“应用于半导体行业超高洁净管阀件生产线技改项目”,然而,根据2021年8月23日新莱应材发布的可转债募投项目延期的公告显示,该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的时间已推迟至2022年12月31日。公告还显示,截至2021年8月20日,该项目的投资进度仅为23.64%,且公司还使用部分募集的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从公司营收比例来看,2021年上半年新莱应材泛半导体业务占营收比例为21.79%,食品类占比为52.82%,医药类业务占比为25.39%,半导体业务在三大业务中占比最小。

打着“半导体”新概念,在资本市场上顺风摇旗的新莱应材,并没有把这块“蛋糕”做大做实,或许正如公司此前回复所说:未来一切不确定。

03.管减持, 家族连环套现

公开资料显示,李水波和申安韵一直是新莱应材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两人系夫妻关系,截至2021年9月末,两人占公司总股本41.77%;李柏桦与李柏元为其一致行动人,分别是李水波和申安韵的长子和次子,占公司总股本13.78%。

2021年,在券商及投资机构双重加持下,公司股价水涨船高。不过在这当头,公司多位董事及高管却频频减持。

根据公司公告显示,2021年6月21日和2022年1月18日,公司董事翁鹏斌、董事李鸿庆、财务总监黄世华、副总经理张雨、副总经理郭志峰两度披露减持计划,拟合计减持165792股;截至2021年12月31日,本次被立案调查的副总经理郭红飞最终以每股45元左右的均价,合计减持2.55万股,套现114万元,需要注意的是,郭红飞目前依然处于减持期。

“市值管理”的套路,新莱应材玩得风生水起。而这其中,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山东碧海的收购案。2018年1月14日,停牌两个多月的新莱应材披露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预案显示,上市公司新莱应材拟以2.6亿元的价格购买山东碧海包装材料有限公司100%股权。

值得注意是,此次收购完成之后,新莱应材财报数据显示,2018-2020年公司的利息费用分别达3276万元、3706万元、3391万元,累计数额远超山东碧海所承诺的业绩额。

收购产生的利息费用超过带来的利润,一笔看似不划算的买卖,为什么铁板钉钉地实现了呢?不可忽视的事实是,这笔收购给了新莱应材实控人套现的机会。

2018年5月,即新莱应材收购山东碧海的一个月后,山东碧海原实控人厉善红收购新莱应材股东NEW PROSPECT的1076万流通股,合计超1.5亿,而NEW PROSPECT的股东是新莱应材实控人李水波的小舅子。

直白点说,山东碧海以2.6亿元的价格被卖给新莱应材,再以1.5亿元的代价获得了新莱应材1076万的流通股,而新材应材实控人李水波的小舅子也顺利完成套现。

联想到此次公司管理层因涉嫌内幕交易被立案调查,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前,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律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三位被调查人均属于内幕信息知情人,本次三人被立案调查,意味着三人存在利用信息优势提前买入或者卖出的嫌疑。内幕交易损害的是外部股东的知情权以及公平交易的权利,其法律后果是多方面的,行政处罚仅是一方面,情节严重的内幕交易还有可能涉嫌构成内幕交易罪。除此之外,如果内幕交易行为导致股价出现了明显波动,受损投资者亦有权提起民事索赔诉讼。”

法律之外,并不是资本的天堂。

  本文来源: 经理人网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