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因收购同行迎来“债务危机”的曲美,走过至暗时刻了吗?

2022年04月14日 09:13 阅读:3,047

3月底,曲美家居(下称“曲美”)发布了今年1-2月的经营数据,实现营业收入约8.25亿元,同比增长约21%;净利润约0.44亿元,同比增长约85%。在非年报季报的时点特别发出经营数据公告,可见曲美对近来业绩的良好增长非常有信心,或也希望借此提振股东信心。

毕竟,自2018年收购Ekornes之后,曲美便开始陷入“债务危机”,股价和高峰时期相比更近乎腰斩,直到去年底才有所回涨,而去年底曲美全资子公司也迎来了高瓴和软银近3.6亿元的投资,这么看来,曲美是否已经走过了“至暗时刻”,静待“涅槃重生”?

收购案成拐点,曲美从盈利走向亏损

1992年,曲美创始人赵瑞海引进“高温胶合技术”,生产并制造出了“弯曲木家具”,曲美这个名字也由此诞生,成为国内首家生产“弯曲木”家具的家居公司。

在彼时而言,曲美家居在引领家居行业审美方面,确实走在了潮流前端。2015年,曲美正式在上交所挂牌上市,称为“现代家具第一股”。

但在所有描述曲美发展历史的文章中,都免不了要提到其在2018年这一桩惊心动魄的收购案,毕竟,此事可以成为曲美近年发展的拐点,从年年盈利走至负债亏损,曲美这步棋到底有没有走错?

2018年,曲美以高达40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挪威Ekornes,这是迄今为止家居行业中最大的跨国收购。要知道,2018年前后,曲美彼时的年营业额20亿元左右,在收购案发生的2018年上半年,曲美的流动资金只有8.3亿元。

最终,这笔40亿元的收购资金中,有15亿元是赵氏三兄弟质押股份借来的,还有18 亿元是招商银行的贷款,曲美在东拼西凑之下,才勉强促成了对Ekornes的收购。

2018年9月,曲美家居顶着巨大争议完成了对Ekornes的收购,但仅2018年半年左右的时间,曲美就为收购资金付出了1.39亿元利息。

于是,曲美在2018年迎来了上市4年来首次亏损,2018年底,曲美亏损5677.12万元,净利润同比下滑约123%;资产负债率则从2017年的22.5%飙升至77.7%。

接下来,曲美的资产负债率一直居高不下,2019和2020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4.83%和66.04%,在2021年三季度,曲美的资产负债率又回到了70%以上,为72.05%,远远高出家居行业40%均值。

尽管如此,曲美对Ekornes的执念仍然很深,去年7月,曲美发表公告称,将以5.48亿元的价格,收购Ekornes余下的 9.5%股份,此次收购之后,曲美将全资控股Ekornes。

但此次收购显然也花光了曲美去年一季度所有的账面资金,债务压力依然庞大,曲美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公司近两年来一直在降杠杆,包括在2020年引入张家港产业资本作为战略投资人,来降低了公司整体债务;同年曲美定向增发融资约6.5亿元,都在试图“引水解困”。

但我们从其近年的资产负债率来看,显然收效甚微,抛开收购Ekornes带来了高额负债这一事来看,至少收购案应该为曲美带来销售和利润规模的持续增长,这笔交易才算得上“划算”,那么,Ekornes到底能为曲美带来什么?

发力海外,是否曲美“增收”的突破口?

收购Ekornes确实可以帮助曲美快速地开拓海外市场,从海外销售规模来看,曲美在2016年-2017年海外营收分别为837万元、487万元,而在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这一数据已经达到了9.3亿元、24.5亿元、25.3亿元和15.6亿元。

收购Ekornes之后,曲美海外市场的发展不仅是百倍速度级别的成长,且当前其海外营收已经超过了国内市场的收入。

曲美创始人赵瑞海也曾在媒体采访中谈到这笔收购,他认为通过Ekornes的渠道可以解决曲美家居出口的问题,倘若靠自己建立,10年也建立不起来。

或许,收购Ekornes确实为曲美拓展海外市场提供了一条捷径,也带来了实打实的业务收入,但如果当初曲美是希望通过收购Ekornes实现“1+1>2”的收益,那么从当前曲美的经营数据来看,恐怕还没找到大于2的效果。

以2019年为例,这一年曲美的海外营收高达24.5亿元,但Ekornes两个品牌在中国区的收入加总起来还不足一亿元,由此可见,Ekornes的销售仍主要来自海外,对本土销量的提升并无多少贡献,对曲美自身出海的带动作用也并不明显。

那么,想要拓展国内市场,曲美市场还要在其它方向上想办法,定制家具的崛起或是其中一个缺口。随着家居行业的消费升级,消费者对家居的个性化需求逐渐提高,成品家具难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定制家具凭借个性化设计和能够大规模生产的优势,市场需求迅速增加。

数据显示,中国定制家具市场规模2012-2018年以来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2.04%,预计到了2022年,市场规模可达4730亿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曲美从2018年开始便将原本的产品整合成为了成品家具与定制家具两大类产品,而后又形成了“成品+定制+家装+配套”的一站式产品矩阵。

年报数据显示,2018-2020年,曲美“定制家具”业务收入分别达到5.94亿、7.26亿、7.85亿元,虽然跟定制家具头部企业如索菲亚、欧派家居的收入规模相比仍有很大距离,但对曲美来说,定制家具业务的收入也在持续增加。

接下来,随着房地产市场有望逐渐回温,从装修流程来看,通过家居公司直接与房地产开发商签订产品供货与安装合同这一合作模式,或能带动家居公司大宗业务需求的增长,在这一背景下,曲美的定制业务也有望随市场回暖而得到进一步的发展。

“定制家具”的出现,无疑为曲美增加了新的收入途径,但总的来说,在2018年才开始介入定制业务的曲美,相较于其它一直专注做定制业务的家具品牌来说确实晚了。对当前半数以上主营收入均由Ekornes海外业务提供的曲美来说,国内业务想要发力,还要在再加把劲。

主攻年轻化市场,业绩拐点“已现”?

为此,近年曲美在品牌策略和渠道改革上都下了不少功夫。2019年,曲美家居宣布全面转型“时尚家居”品牌,专注为80后、90后提供外形时尚、品质环保、性价比高的家居产品。

事实上,随着年轻一代成为消费主流,80 后、90 后挑选家具的需求,已从过去注重功能性需求向时尚、个性化需求转变。此外,年轻一代对家具产品更换频次增多,家具更新换代周期由过去十几年缩短为现在的5-6年,家居的消费属性进一步凸显。

在这样的背景下,曲美推出了“三新”模式,在产品、营销和渠道上都进行了战略调整,全面转型时尚家居赛道。

在产品上,曲美推出了“悦时”、“嘉炫”等时尚家居系列,上市不足半年,“悦时”的累计销售收入便超过1亿元,截至2020年末,曲美时尚家居销售额在成品家具中的销售占比接近40%。

在营销和渠道上,曲美在2019年提出了 “三新”营销战略,即新营销、新零售、新渠道。以曲美的“新营销”为例,考虑到传统坐商模式已难以适应当前行业竞争环境,为争夺更多的客户资源,曲美将引流方式前置化,通过“老带新”、会员积分、返点等多种方式提高客户粘性,提高落地签单过程中的客户转化率。

另一方面,曲美也试图通过“新零售”销售模式,进一步贴近年轻消费者。比如通过优化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的门店展示内容,降低付费流量的获客成本;充分利用直播的优势,提高经销商线上客流量。

在备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曲美联合公司全国经销商合计进行超1600 场直播,借此来对冲线下客单下滑对公司收入造成的影响。

从曲美2021年业绩预告以及其最新公布的2022年1-2月经营数据来看,以上措施确实起到了一定效果。公告显示,曲美预计2021年实现净利润2.05亿元到2.8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同比增长97.12%至169.23%。此外,今年1-2月的利润增长也相当亮眼,同比增幅为85%。

此外,面对仍然高企的债务,曲美仍在努力“降本增效”,在今年的年会上,董事长赵瑞海明确指出要最大程度的提质、降本、增效,要全力提高经济效率、工作效率,要围着利润干。

除了上文提到的通过增资引入“活水”之外,曲美还在积极“降费”,从数据来看,曲美故去几年的财务费用确实一直有所减少,就以上种种措施来看,曲美的“降本增效”并不是一句空话。

总的来说,转型“时尚家居”之后,曲美国内业务的盈利能力有所提升,在2021年半年报中,曲美提到“公司零售业务的坪效、客单价及单店收入都出现了显著提升”,营收同比增速超50%。

随着曲美持续优化费用结构,未来其偿债能力还会进一步提高,考虑善未来1-2年地产行业回暖,国内工程装修、家装经销等渠道有望快速放量,曲美有望迎来业绩修复。

2018年一笔“蛇吞象”的收购,虽然曾让曲美陷入低谷,但最终也为曲美带来庞大的海外市场。未来,在海内外业务双轮驱动效应下,曲美的“变革红利”或能进一步释放。

  本文来源: 家居新范式(ID:home-furnishing)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e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