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TCL:挺进第N极增长赛道

2022年05月16日 13:52 阅读:1,543

制造业依然是关乎国家民族命运的基石,以TCL为关注样本,背后的实质是要研究我国的整体制造业。而改制重组后的TCL,摆脱了“地方国企”的体制束缚。对其来说,跨越增长的第二曲线,经由投资TCL华星和并购中环股份,实质上已经取得阶段性的成功。但是在半导体显示、半导体光伏和半导体材料的高端市场仍然有一段长路要走。

■ 本刊记者 / 王蓱

“如果企业永远留在原来的赛道,你的天花板很快就到了。”

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TCL科技;000100.SZ)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在今年3月份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

事实上,关于企业如何跨过“第二增长曲线”的话题,一直是中国第一批成长起来的企业共同的痛点问题,尤其对于像TCL这类见证我国经济腾飞,历经多个发展阶段的巨头企业来说,这个命题更为核心。仅从2021年业绩预报数据来看,TCL的表现不俗。2021年全年预计营业总收入达1635.28亿元,同比增长11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0.62亿元,同比增长129.3%。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固然离不开行业的发展因素。但对于其他企业来说,更应该关注的是,TCL如何找到并跨越了第二增长曲线。那么,今天的TCL到底是怎样的一家公司?其跨越第二增长曲线的秘诀是什么呢?

以显示+光伏为双支柱

“TCL”,在我国不同年龄段的人,它的标签也是各异的。对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人来说,或许是磁带、电话;对于21世纪初的人来说,则是彩电。1995年刘晓庆因《武则天》爆红,成为品牌方眼中最炙手可热的“带货女王”,TCL聘请她拍摄的电视广告也成为一代人的记忆。数据显示,1995年前,TCL王牌彩电每月销售收入在5000万〜8000万元,9月播出广告后,10月回笼资金突破1亿元大关,11月达到1.5亿元,12月超过1.8亿元①。

1988年成立的TCL,最初是一家广东省惠州市的地方性国营企业,期间历经市场化改革,直到2004年1月,在深交所主板上市;2019年4月,剥离终端产品业务重组为“TCL科技集团”,本集团保留半导体显示产业,产业金融及投资和翰林汇O2O业务;其他业务已剥离出售。其转型为半导体显示产业的公司。至此,采取“差异化战略”的TCL走上了一条与国产彩电同行们截然不同的路子。

在2020年的年报中,TCL的业务构成由此前的半导体显示、电子产品分销两项增加到了三项,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是当年7月TCL并购天津中环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环集团”②)后加入的。被收购前,中环集团控股了三家上市公司,其中最值得关注,并且对其业绩贡献超50%的就是天津中环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中环股份;002129.SZ)。仅仅从营收净利润数据来看,这项收购挺成功。

中环股份成立于1988年12月,是一家集科研、生产、经营、创投于一体的上市公司,拥有独特的半导体材料-节能型半导体器件和新能源材料-高效光伏电站双产业链。由表1可以看到,收购前,TCL2020半年报数据显示,其分销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31.11%,毛利率只有3.67%;收购后,在2021年半年报上,中环股份贡献了176.4亿元的营收,业务占比达到23.75%,毛利率达到20.62%,而此时,分销业务的毛利还在持续下滑,已至3.19%。“中环半导体(即中环股份)于2020年第四季度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半导体光伏和半导体材料业务的收入和利润较2020年大幅提升”是TCL在2021年业绩预报中指出公司营收和利润同比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

另外两个导致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半导体显示业务出货面积、主要产品均价和产品盈利同比显著增长,业务组合和客户结构优化进一步提升产品收益贡献”和“原苏州三星液晶显示面板工厂(现苏州华星光电显示有限公司、t10③)和茂佳科技于2021年第二季度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与既有产线、业务、产品和客户整合协同,提高了公司的收入规模和盈利能力”。

半导体显示业务、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合计营收占比高达78.60%,可见,两者已经成为目前驱动TCL业绩腾飞的主力引擎,而这背后,前者的贡献主力是TCL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简称“TCL华星”)、华睿光电、广东聚华、华显光电;后者业绩的主要来源则是原中环集团系的中环股份、中环领先和TCL微芯(详见表2)。

TCL华星系2009年11月创立,主营半导体显示面板,由TCL集团与深圳市深超科技共同设立。之后的七年间,经过九次增资和六次股权转让,TCL华星注册资本达到183.42亿元,深超科技退出,TCL持股比例达到75.67%。2021年11月6日,TCL发布公告称,拟作价40.34亿元购买TCL华星10.04%股权。直到今天,TCL共计持有TCL华星83.02%的股权。关于TCL华星,有两点值得特别关注,一是其第二大股东系三星显示株式会社,股权占比达11.03%;二是在目前的版图中,原有三星显示的苏州分公司已经被TCL100%控股。

经过多年的沉淀,TCL华星已经成为全球半导体显示行业的主要厂商,并且在以LCD(液晶显示器)为主的电视机市场,京东方、TCL华星已经是全球巨头,三星宣布战略性退出。但全球液晶电视市场已近天花板,三星已经在清退LCD产能。在这轮产业变迁中,我国成为受益者,京东方、TCL脱颖而出。奥维云网(AVC)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彩电零售量为3835万台,同比下降13.8%。从年度表现看,2021年国内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跌至12年来最低!但是来看看市场调研机构Omdia发布的2021年全球TOP15彩电厂商的销量数据,三星以4160万台遥遥领先;LG以2670万台、TCL以2330万台分别居于第二、三位。其后的海信、小米、索尼等等销量均未破2000万台。在高端电视市场,三星、LG依然占据主导。

在以OLED(有机发光二极管)屏为主流的显示器市场,京东方、TCL也早已走上国际舞台,尽管与三星、LG等国际巨头还存在一定差距,但在加速追赶,形势向好。据瑞穗证券分析师Yasuo Nakane透露,三星今年预计将采购1.555亿块智能手机OLED面板,它将从子公司三星显示采购1.49亿块,占总数的96%,其余4%来自京东方和TCL华星。

回溯来看,TCL布局半导体显示、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等业务,早于十几年前就开始了。彼时已是国内彩电龙头的TCL,为何会盯上这两块蛋糕呢?

折戟国际并购勉力自救

●跨越至暗时刻:2005年

关注TCL的发展轨迹,无法跳过的重大事件是,2004年其收购汤姆逊彩电业务及阿尔卡特手机业务。从结果来说,这两次跨国并购对TCL来说是失败的,并且将其推入了至暗时刻。据李东生对外透露,“2005年年底公司真的是没钱了,如果未来几个月银行又要收贷,这个坎儿就很难过得去。”

值此危难之际,李东生果断出售TCL国际电工给法国公司罗格朗。正因此,才让TCL收回了近20亿元的现金,这“让我们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候,资金流没有断,而且保持了经营信用。”

关于上述两项国际并购,李东生个人将所有的反思付诸笔尖,即《鹰的重生》。相比当时从“鬼门关”走一圈回来的沉重,15年后,李东生的心境已经完全不同了。TCL成立40周年之际,回顾反思其成长经历的著作《万物生生》问世。在初稿完成后的2021年5月31日,作者秦朔与李东生有一次全面对话(简称“531会谈”)。对于这轮并购,李东生道:“当初的战略选择是对的。但企业的能力和战略目标不匹配,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又犯了很多错,连续两年巨亏,差一点倒下了。企业竞争只能以成败论英雄,对当初并购的评价,留给商学院就好了。现在很多商学院依然将此作为失败的案例,我并不在意。”

●开辟第二极增长赛道:2009年

对当时因售卖资产暂时缓过气来的TCL,已经万万经不起摔倒第二次了!出路在哪?

在531会谈上,李东生阐述了当时选择往上游面板、显示屏市场布局的经过及想法。总结来看,借鉴标杆是促使TCL布局上游的原因之一。当时的TCL主营业务系彩电,即在家电市场的终端。而在这条产业链上的标杆,如三星、索尼、LG已经往上游布局和发展。纵观全球电视机的发展史,三星、LG等韩系品牌超过日系品牌松下、东芝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拥有显示屏的自主专利和生产能力。而在半导体芯片领域,索尼、三星至今都是全球的佼佼者。

但对于当时的TCL来说,要从终端直接跳往上游的面板市场,压力、风险不小。“投资华星的时候,我做了很多尝试和准备。我们2009年年底签约华星项目,2007年先做了液晶模组工厂,就是在积累能力。然后,我们对这个行业的发展也做了更深度的调研。即使如此,最后做决策的时候,我真的有两三个月没有睡好觉。因为决策过程比较长,需要提出各种方案去论证。”李东生表示。

背负巨大压力的李东生最终还是推动了这个项目。他认为,项目失败,TCL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即便不做,风险依然承担不了。“如果按照原来的业务继续往前发展,可能搞个10年、8年还是可以的。但是再往前走就不行了。我必须要开一个新赛道,而且这个新赛道能够支撑我们现有业务的发展,并能形成第二发展曲线。当时电视机是我们的核心业务,如果做显示屏,就有利于电视机业务的发展,原来的核心业务就能走得更远,竞争力更强。虽然投入这个业务有很大风险,但未来的发展前景也是可期的。所以权衡利弊,最后我下了决心。”

事实证明,TCL的这步棋走对了!今天的TCL华星完全成为TCL的现金流主力,从2019年〜2021年H1财报数据来看,以TCL华星为业务主体所贡献的营收占比分别达到45.37%、60.99%、54.85%,并且毛利率也在逐年提升,分别为10.34%、16.89%、29.15%。而以此为后盾,TCL又在时代的潮流中卷入智能家居这个更大的赛道中。

●倒逼的第三轮改革:2016年

从2007年液晶模组起步,2009年正式启动TCL华星的合资项目,到2014年左右,TCL的整个步调再次放缓。因为互联网移动时代来了!全球彩电市场步子放缓。这倒逼TCL再一次变革。

李东生表示:“2014年就想推进‘双+转型’。智能互联网应用在快速发展,原来的终端产品制造模式很难持续。我们希望构建起一个‘智能+互联网’‘产品+服务’的模式,但这轮转型并没有成功。最重要的原因是整个组织和团队能力不支持这样的变革。所以2014年到2016年,营业收入徘徊,利润下降。2016年,我感到企业往下走的趋势非常明显。”

到2016年年中,调整的策略实施后依然没有成效。李东生召集团队开始反思,最终达成共识:需要推动新一轮的变革,提高公司经营的方式、组织、观念、能力。此次,TCL主要干了两件大事:一是精兵简政,降本增效。“总部率先垂范,两个多月就裁减了30%的干部,包括很多中高层管理干部。下面的企业也做了瘦身,并注重提高经营的效率。”二是主业聚焦,剥离业务。李东生表示:“当时我决定要聚焦于核心业务,核心业务就是两个,智能终端和华星。和这两个核心业务不相关的产业,如果没有达到行业领先水平的潜力,没有达到相应的规模,都要重组剥离。即便有些企业、项目赚钱,也要剥离。”

这轮变革持续了3年多,核心能力得到扎实的改善。“所以,2020年遇到疫情的时候,尽管第一季度受到很大影响,但第二季度看到疫情受控之后,我就敢提出‘上坡加油、追赶超越’的经营策略。”

●抓住机遇拓宽边界:2019年

夯实基础后,TCL的步子越发稳健。2019年,其迎来一次偶然性的机遇。

彼时,天津国企——中环集团要混改。引起TCL团队关注的主要原因有两点:该集团旗下的中环股份是国内半导体与光伏硅片龙头,其业务与TCL华星有强相关性;半导体硅片是技术资金密集型行业,属于战略新兴产业,未来发展前景可期,有望能与TCL的固有业务产生协同效应。

李东生的判断是:“虽然当时那个时点的经营业绩并不太好,2019年到2020年年初光伏产业是一个低谷,但我们的投资理念也是在低谷的时候做投资、做并购。在低谷时,你就有机会以比较低的成本获得资产。如果确认战略判断是对的,低谷时介入是最好的。我们不是炒股票,是长期经营和创造价值。所以那时我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项目拿下来。”

2020年7月15日,中环集团收到股东通知:通过竞价,TCL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环混改项目的最终受让方。当年12月30日,完成股东工商登记变更后,TCL科技成为中环集团百分百股东。此后,TCL、中环集团、李东生等都对中环股份进行了多次增持。根据中环股份今年4月14日《关于第一大股东增持公司股份超过1%的公告》,中环集团及TCL最终合计持有公司29.05%的股权。

新的体制和机制优势开始在中环股份初步凸显,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就是明确了战略发展方向——以新能源+半导体材料为双主业驱动发展。而中环股份所在的半导体硅片市场,经过前期的市场教育和产能规划,210大尺寸硅片的市场需求终于开始释放,加上硅片原材料多晶硅价格上涨拉动硅片价格浮动,市场向好。作为龙头企业,中环股份在内改善机制、在外受益市场利好,管理成效直接体现在业绩上。根据其业绩预报,中环股份2021年营业总收入达到410.25亿元,同比增长115.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40.20亿元,同比增长269.14%;2022年第一季度其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2.6亿〜13.6亿元,同期增长132.71%〜151.18%(详见表3)。如前所述,中环股份已经成为拉动TCL业绩增长的重要一环。

从2004年到现在,TCL几经浮沉。仅从市值及ROE率来看,在光学光电子行业的89家上市公司中,据今年4月19日数据,TCL虽然以总市值667.86亿排名在第三位,但是ROE率最高,达到25.16%。

向第N极增长冲击

对TCL来说,跨越增长的第二曲线,经由投资TCL华星和并购中环股份,实质上已经取得阶段性的成功。在互联网经济的浪潮下,制造业企业能较为稳健地完成这轮升级殊为不易。要跨越第三、第N极曲线,TCL做了哪些准备?

在半导体显示市场,一方面,原有彩电业务转而以海外新兴国家市场为主,并加速OLED屏的布局。2021年10月28日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TCL透露:“OLED主要是t4的生产线,目前只有一期15K,已经实现满产。根据公司的规划,t4二期明年会实现投产。小尺寸OLED从整个行业来看,包括华星,目前还是面临比较大的竞争压力,华星OLED业务目前还是处于亏损的状态。”今年3月份的消息是,“t4柔性OLED产线二、三期产能建设稳步推进,产品技术及客户结构得以改善。”另外,TCL华星通过旗下广东聚华及战略入股的JOLED,加速印刷显示工艺的量产技术研发,通过华睿光电积极推进自主IP的OLED和QLED材料开发,完善印刷显示生态建设。

另一方面,TCL华星也在以股权投资、战略合作等方式,与产业链合作伙伴共同推动在 Mini-LED、Micro-LED等新显示技术的发展。目前,TCL针对LTPS(低温多晶硅)平板、LTPS 车载、Mini LED背光的显示器和笔电产品、VR/AR产品等其他显示终端都分别建有相应的产线项目。

在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上,首先,受益于210大尺寸硅片的需求释放,中环股份光伏硅片市占率继续攀升,同时,叠瓦3.0及perc3.0电池业务加速发展,与G12大硅片平台技术结合后达成更高功率,组件全球市占率翻倍。

其次,半导体材料业务产能规模持续提升,8〜12英寸抛光片、外延片出货量加速攀升,与多家国际芯片厂商签订长期战略合作协议。同时,也在加快上游原材料的布局,如中环股份与协鑫集团已签署120亿元的合作协议。

整体来看,在半导体显示的高端市场,TCL还有一定压力;在半导体光伏及半导体材料上,受益于中环股份改制后的聚合效应,未来可期。

“如何看待制造业、发展制造业,对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历史阶段来说,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善造物者天助之,有坚强的制造业,我们无论走到哪里都心里不慌。中国制造业和世界最先进水平相比还有差距。行百里者半九十,路漫漫其修远兮。制造业依然是关乎国家民族命运的基石④。”这也是今天重点关注TCL等优秀制造业企业的意义所在。

①④数据、文字来源于《万物生生》。

② 2022年3月25日,中环集团更名为TCL科技集团(天津)有限公司。

③ 系指苏州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第 8.5 代TFT-LCD 生产线。

  本文来源: 《经理人》杂志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