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家族“富不过三代”的本质

2022年05月18日 09:28 阅读:4,565

追求长期保有财富,是一个家族财富再创造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家族需要充分理解创造、管理以及为后代保有财富等多个阶段的挑战和机遇,激发一代又一代源源不断创造财富的动力,历练通过专业的规划以缓冲风险并抓住机会的能力。

■文 / 程良越*

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地区,任何一个家族、一个组织或者一个人,要想长期保有财富都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那么,我们创造财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有没有一种方法,让人们“一旦拥有,便再不失去”⋯⋯对诸如这一类似问题的提出与探讨,是在我近20年的传承管理咨询实践中,企业家两代人最为聚焦的话题。

01站在十字路口的财富家族

一次,一位浙江A公司的创始人,带着他的妻子和年满25岁的儿子来到我们的《传承管理》课堂,向我表达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帮助他解决儿子主动接班,投入到家族事业的进一步发展中来。

然而,他儿子的愿望却是,准备变卖父亲企业的全部财产,然后到浙江最美丽的一个地方去,买一片土地,盖上几栋别墅,多讨几个老婆生儿育女⋯⋯

他说,在他儿子看来,父亲所创下的财富已经足够他们几代人享用的了,为什么还要像父亲那样去经营企业,做得那么辛苦呢?父辈们创造财富,不就是为了我们下一代享受的吗?

完成了资本积累之后,企业家及其下一代怎样对待自己亲手创造的企业和财富成果,决定了一个企业家族的未来。

一般而言,当人们有了钱之后,总是希望将房子越做越大,将车子的牌子越变越好,将屋子里填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以提升个人的“幸福感”。然而,当这一切实现之后,人们会发现这种幸福感便迅速下降。

研究证明,金钱的“购买力实现”带给人们的“幸福感”“满足感”往往是微不足道。因为,金钱的购买力一旦被运用,它自身的未来价值便已丧失。这是最让人感到沮丧的。

因此,人们总是要不断的努力,拼命地去再赚钱,直到有一天自己的保险箱里又装满金钱和无限的潜在价值时,这种沮丧的感觉才会慢慢消失。在家族企业与财富传承管理中,我们将这种“努力”叫做家族动力。

2013年,我和我的乐博学坊领衔主持了一个统战系统的研究课题:《企业接班人的社会责任培育机制研究》。研究发现,中国家族企业再发展的动力之源,主要呈现以下三种形态。

殷实型:约有77%的企业主在家族企业发展起来后,并没有将企业视为家族的一项事业,而是将其作为改善家庭生活、提高创业者个人和家族社会地位的一桩“生意”。这类企业的主要特征是:

第一,企业主没有更大的事业企图。他们并不愿意冒一定的风险,去将原有的企业做大做强。

第二,企业主虽然并不差钱,但仍然愿意投资那些收益较高,见效较快,企图以这种简单的“理财”方式,维护其已有的富足生活。

第三,在自我成长需要上,常常表现出的最大需求是以自我经营为中心,在自己熟悉的范围内建立值得依赖的人脉圈子,以获得必要的信息与资源。

猎富型:约有15%的企业主从创业开始,就以财富的猎取为追逐的目标,表现出明显的投机心态。其主要特征有:

第一,企业创始人及其企业家族成员,视家族企业成功为个人的能力和地位的象征。企业的一切以短期获利为中心,只重视结果,不重视过程;只重视所得多少,不重视获取所得的后果。

第二,以成功企业所积累的资本为基础,有的甚至仅以其所经营的企业为“敲门砖”或“诱饵”,去拼命猎取更多的“赚钱”机会。

第三,在自我发展需要上,常常为新的更多的“投资发财”机会所驱使,以攀上能为其带来更多“发财”机会的人脉所鼓舞。

成就型:与“猎富型”企业相比,成就型企业主则是另一个极端的企业类型。这个约占8%的企业主,通常都将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视为家族成员共同拥有、共同经营的产物。其主要特征有:

第一,开始追求企业管理的专业化,注重企业的市场化运作。将企业视为终生为之追求的事业并渴望世代相传。

第二,创始人或重要的企业家族成员,往往具备一定素质追求,对商业智慧和企业经营表现出较为强烈的兴趣。

第三,在自我成长需要上,他们寻求的是更为专业的、职业化的帮助,以及更为宽阔的发展视野和领导力提升。

结合传承管理的目标要求,乐博学坊研究发现,以上呈现出明显“橄榄型”结构分布的这三类企业家族中,“成就型”显然是一个更加充满希望的群体。虽然与“殷实型”和“猎富型”企业相比,他们是一个绝对少数的群体。

同时,这一结论也告诉我们,中国企业家及其二代,如何通过改变在优越环境中养成的“安逸自在的心态”,去重新发现自我、历练自我,从而打破“富不过三代”魔咒的任务依然艰巨。

然而,在地球的另一端,存在着一个这样的阶层。他们似乎逃离了这种温和却颇为常见的沮丧状态——他们世世代代的“财富保险箱”里,总是充盈和富足的。他们与世界上那些“富不过三代”的一般“有钱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人们将这样的家族称之为“老钱贵族”。

02从“新贵家庭”到“老钱贵族”

所谓“老钱”,是相对于“新钱”的一个传承管理意义上的概念。

我们将凭借个人的能力和机会,在一代人中所积累起来的财富,称之为“新钱”。这种的家庭,无论财富和金钱多少,充其量也只能称之为新贵家庭。

在今天的中国,企业家创富的历史都很短,最长的大概也就是三、四十年。有的人虽然有了很多钱,但都只能称作“新钱”。

所谓“老钱”首先是指下一代从父辈那里继承下来的钱。

一般说来,下一代从父辈那里继承下来的“钱”又分为两类。一类变成了消费,一代一代地被消耗掉了。另一类则被传承了下来。而被真正传承下来的这部分钱,就是我们所说的“老钱”。

“老钱”大多具有两种用途。一种用于家族企业的再投资或者家族成员的再创业。虽然他们中,有的经历多次转型、多次再创业,数十年如一日地历经磨难,甚至九死一生。另一种用途,也是我们今天看到更多的一些“老钱”则变成了家族基金。

乐博学坊研究发现,世界上那些成熟的财富家族,其财富管理大都通过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FO)来实现。而其财富管理的秘密,概括起来最为关键的内容包括以下两条。

第一,投资管理:通过将资金有效配置于股票、债券、固定收益产品、PE、VC、对冲基金、大宗商品、房地产、艺术品等多个资产类别中,进行中长期投资管理。

第二,财富集中化管理:透过基金、信托、大额保单等不同金融及法律工具,将分布于多家私人银行、证券公司、保险公司、信托公司等的金融资产汇集到一张跨境财务报表中,进行财务的风险管理、税务筹划、信贷管理、外汇管理、资产投资等优化配置管理。

由此,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追求长期保有财富,是一个家族财富再创造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家族需要充分理解创造、管理以及为后代保有财富等多个阶段的挑战和机遇,激发一代又一代源源不断创造财富的动力,历练通过专业的规划以缓冲风险并抓住机会的能力。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老钱贵族”,这个从资本发轫至今数百年的时间里,俨然形成了一个较为稳定的阶层的基本行为逻辑。

深入总结世界老钱贵族的存续史,乐博学坊发现,他们具有以下四大基本特征(详见图1):

第一,老钱贵族是追求家族和谐、有前瞻性,并有着资产与价值观共同传承理念。

第二,老钱贵族的资产价值,具有制度性的保护、传承与再创造的平台作为坚实后盾。

第三,老钱贵族能通过全球资产联动系统,以及专业、清晰的家族和接班人教育体系,来确保家族永久的国际化能力与视野。

第四,老钱贵族是能充分运用信托、保险、家族宪章等一切制度许可的财富管理工具、平台、机构和方法进行财富管理的家族。

从某种意义上说,家族企业与财富传承的基本路径,就是一个从“新贵家庭”到“老钱贵族”的追求过程。乐博学坊认为,推动这个过程不断向前发展的两大核心因素是:家族动力和家族控制力。所谓传承管理,就是通过组织、协调和创新一切制度许可的管理工具、平台、机构和方法,在保持家族动力和家族控制力平衡发展中,最大限度地挖掘家族和企业的潜力。从而构建一个上下一心、众志成城的企业家族。这是传承管理的实质所在。

“富不过三代”问题的本质

家族企业与财富传承,好比动物世界里的一场“龟兔”大赛,能积累巨额财富的人,就像那些会跑的兔子,先人一步“富了起来”。但是,如果你要想赢在终点,必须面对像“乌龟”一样恒久向前的对手——财富的逃逸速度。

那么,“兔子”在什么情况之下会输给“乌龟”?概括起来有以下五种情形(详见图2):

第一,免子因自满睡觉去了。

企业家创业成功后,并没有将企业视为家族的一项事业,而是作为自我标榜的工具。据乐博学坊的观察,这种情感在家族企业成员中,还是一种较普遍的现象。

第二,兔子老了,跑不动了。

创一代身在高位,到了该交班的年龄了,却还不愿与成年的子女分享权力。

第三,“兔爸爸”派了一位不称职的“兔仔仔”参加比赛。

因接班人的无知、懒惰、挥霍无度,或者错误的商业判断,经营不善等等所形成的能力挑战。

第四,“小兔子们”奔跑的目标不一,甚至南辕北辙。

因家族所有权与控制权让渡与转移,所带来的手足之争。这种“嫉妒文化”常常是家族走向毁灭的导火索。

第五,“赛道”崩塌了,兔子掉下去了。

在“经济危机”等不可抗的风险到来时,家族根本没有做好隔离保护架构,结果连“种子钱”都被输光。这将是毁灭性的。纵观寰宇世界,这样的案例在历次的经济危机、政治危机,或者地震、海啸、瘟疫、水灾、骚乱、暴动、战争等等人类无法抗拒的自然或社会因素发生时,都不鲜见。就犹如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到来,有不少企业家族因此而被拖累,甚至破产一样。

与一般性的财产继承相比,家族企业与财富的传承不仅只是以财产权为基础,而且是关系到控制权的传承。在家族企业与财富传承过程中,因家族成长动力的缺失,或者家族控制力水平不足,带来以上如此种种的困境会反复出现。这是任何一位家族领导者都无法避免的。

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的教授团队们,在过去20多年的家族企业教育研究中,发现了家族企业与财富的循环过程有两条核心的规律:

第一,家族在从企业家创业走向家族企业、家族办公室,再回到企业家本身,凭借家族共同的使命担当和个性化的价值追求,可以造就出了一个能代理世界上最为复杂、最为有效的动态系统、组织和关系。

第二,家族的理念和目标必须是维持企业,并使其在生命周期中得以延展。推动家族财富循环往复的背后,都有属于这个家族特有的结构、流程、规则和文化在引导它每一步的战略和决策。任何想坐享其成或者不相信固有理性规则的家族,其企业和财富都会很快消亡。

纵观世界一切优秀的传承管理理论及其最佳实践,乐博学坊认为,传承管理的本质不是要营造一个根本没有“问题”的家族环境,而是要引导家族全面理解财富创造过程;提高关注潜在风险的意识;提升控制和影响传承管理全过程的能力;尽量摆脱“殷实型”安逸自在和“猎富型”只关注短期目标的投机等心态,将其迈入“成就型”的成长轨迹。

乐博学坊结合自己多年本土传承管理咨询经验,从中国家族企业与财富传承管理的理论与现实需要出发,将这一揭示家族企业与财富传承本质的规律,进行了系统的总结与梳理。形成了一个自成一体的传承管理操作执行体系——家族企业与财富传承管理“程四化”系统(详见图3)。

*作者系乐博学坊创始人、首席专家

  本文来源: 《经理人》杂志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