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知网遭反垄断调查前途未卜,同方股份债务压顶恐难援手

2022年05月24日 09:12 阅读:4,413

凭借市场地位,知网对用户的续订价格维持较高涨幅,对于学生论文查重,其也毫不手软,每逢毕业季,大学生们在知网花费的查重费用少则五六百,多则上千元。此次反垄断调查,知网一旦被认定存在垄断行为,恐将面临巨额罚款。

近来,中国知网又一次处于舆论“风暴眼”之中。5月1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发布消息:“近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前期核查,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行为立案调查。”该消息一出,瞬时引发了市场的热议和媒体广泛的关注。随后,知网所属上市公司同方股份(600100.SH)火速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坚决支持,全力配合上述调查工作。

知网是由同方股份全资子公司同方知网(北京)技术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同方知网”)、全资子公司同方知网数字出版社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网数字”)主体运营。《红周刊》注意到,此次事件背后,同方股份作为知网母公司业绩不佳、偿债压力巨大,此时突如其来的反垄断调查对于同方股份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一旦知网被认定存在垄断,恐将加重同方股份的债务压力,其盈利能力也势必会被进一步削弱。

涉案数千条叠加反垄断调查

中国知网陷多事之秋

随着知网事件愈演愈烈,有关知网的诉讼也纷至沓来。根据天眼查网站显示,知网主办单位《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的司法案件已经接近两千条,其中仅2021年以来的涉案数量就有665条之多,司法风险巨大。

根据天眼查网站的司法解析数据显示,在知网主办单位所涉案件中,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类案件数量最多,达到了875条,其次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等。值得关注的是,其中约有83.1%的案件,知网主办单位都是作为被告出现的。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知网的前身是《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始建于1999年6月,是我国最早的具有普惠性和公益性的学术期刊汇总刊物。而后,随着国家科学技术部提出要建设中国的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简称CNKI),以打造支持全国各行业知识创新、学习和应用的交流合作平台为总目标,清华大学和清华同方共同发起建设,正式上线中国期刊网,并于2003年更名为中国知网。

受益于学术界多方支援,中国知网凭借市场先机和资源优势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学术论文数据库和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收录了95%以上正式出版的中文学术资源,核心期刊收纳率为99%,高校市场占有率达100%,其他主要市场的占有率也超过60%。

《红周刊》在中国政府采购网搜索政府采购合同公告后发现,2021年北京师范大学的采购金额高达198.35万元、清华大学的采购金额为188.03万元,中国人民大学、中南大学、北京科技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高校的采购金额也均超100万元。

然而,前不久,中科院一则停用知网的通告引起了媒体的普遍关注。据通告显示,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反馈,CNKI数据库凭借其市场地位对续订价格始终维持较高涨幅,2021年中科院集团CNKI数据库订购总费用已经达到千万级别,高昂的费用已经成为中科院资源引进中的“巨无霸”,经过多轮谈判同方知网仍坚持近千万的续订费用,且给出的集团组团方案在成员数量、单家价格方面条件相当苛刻,于是双方合作暂停。经媒体确认,中科院图书馆相关负责人表示停用消息属实。

凭借市场地位,知网除了长期对校企等用户续订价格上维持较高涨幅外,对于学生论文查重,其也毫不手软,《红周刊》了解到,多数高校在毕业季给每位学生只提供一次免费查重机会,因此很多大学生在知网花费的论文查重费用少则五六百,多则上千元。

顶着“中国知识基础设施工程”的光环,知网将学术知识变成牟利的工具,一度引起很大的社会争议。近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更是依法对知网涉嫌实施垄断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规定的垄断行为包括三种,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而知网很有可能涉及“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或者以不公平的低价购买商品”的情形。

那么,知网的行为究竟能否构成垄断呢?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孟博律师在接受《红周刊》采访时表示,根据《反垄断法》规定,市场支配地位是指经营者在相关市场内具有能够控制商品价格、数量或者其他交易条件,或者能够阻碍、影响其他经营者进入相关市场能力的市场地位。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本身是合法的,《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从事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针对此次知网事件,孟博律师进一步表示,相关经营者是否涉及垄断行为,要由反垄断执法机构或司法机关来判定。反垄断执法机构或司法机关在进行判定时会有相关步骤,第一步是界定相关市场,第二步是判定其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第三步是判定其是否存在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那么,一旦执法机构判定其存在垄断行为,知网为此要付出什么代价呢?

孟博律师表示:“根据《反垄断法》第四十七条的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由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具体到个案而言,由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考虑违法行为的性质、程度和持续时间等因素,确定具体罚款数额。”

针对上述规定,忽略违法行为的性质、程度和持续时间等因素,同方知网一旦被认定垄断,以其2021年营业收入12.89亿元测算,则其面临的罚款区间可能在0.13亿元至1.29亿元之间。

知网后续面临巨大赔偿风险

同方股份债务压顶恐难援手

在知网面临史无前例的危机时,那么同方股份的状况又如何呢?公开资料显示,同方股份的主营业务归属于信息产业和节能环保产业,涉及数字信息、民用核技术、节能环保等产业领域。其中,数字信息产业包括了计算机产品、知识内容与服务、大数据与云计算等业务领域。

财报显示,2019年至2021年,同方股份合并报表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30.40亿元、259.07亿元和284.56亿元,分别同比增长-7.22%、12.44%和9.84%;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98亿元、1.03亿元和-18.79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07.67%、-65.57%和-1932.81%。

对于2021年产生的巨额亏损,同方股份解释称,主要是由于公司合计持股18.17%的参股公司天诚国际转让其下属子公司天诚德国、天诚英国100%股权,导致公司相应形成较大投资损失,并对其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所致。

然而,从2022年一季报来看,同方股份一季度营收为39.46亿元,同比下滑13.87%;归母净利润为-5.51亿元,同比下滑幅度达6667.36%,亏损趋势并未出现好转,经营业绩每况愈下。

那么,知网为同方股份贡献的营业收入和相关毛利水平又如何呢?

根据公司5月13日最新公告披露,2021年同方知网和知网数字合计营业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6%,两家公司合计归母净利润占公司2021年度归母净利润绝对值的12%;两家公司合计总资产占公司2021年末总资产的6%,合计归母净资产占公司归母净资产的14%。

与此同时,《红周刊》发现,在同方股份的主要控股、参股子公司中,同方知网的主营业务收入为12.89亿元,净利润为1.94亿元,而其毛利率达53.35%,为同方股份主要控股、参股子公司中毛利率表现最好的公司。

然而,在上文中我们曾提到,知网可能面临巨额的反垄断处罚,除此之外,诸多司法纠纷后续也可能面临赔偿问题。知网方代理人曾公开表示,即使是按照200元/千字这个比较低的赔偿标准,知网现在在库的作品,需要赔偿的额度也达到1200亿元。显然,潜在的巨额赔偿是知网无法承受的,那么同方股份能为知网提供多强的支援呢?

从同方股份披露的一季报来看,截至2022年3月31日,同方股份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77.08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其短期借款金额高达133.4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59.53亿元,公司账户的货币资金仅能覆盖上述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的39.95%,因此,其本上的短期偿债压力已经十分巨大,想要支援子公司恐怕有些力不从心。

事实上,同方股份之所以流动性紧张,与其应收和存货对资金的占用有莫大的关系,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56.15亿元,存货则有99.5亿元,应收部分和存货占用了企业大量的流动性,影响了其现金流。

同方股份的存货主要集中在计算机电子产业的库存,以及因其周期性长等行业特点已完工未结算的工程类项目,但对于应收账款的占用问题,公司则表示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复苏缓慢和国内经济形势尚不明朗的情况下,未来仍将面临一定的应收款项坏账风险。如若公司未能对应收和存货进行有效控制,很有可能面临流动资金短缺导致的资金风险,从而出现更严重的财务危机。

在巨大的债务压力下,旗下同方知网和知网数字还将面临反垄断调查及事后整改,再叠加数千条诉讼可能产生的巨额赔偿,同方股份未来的日子恐不好过。

(本文已刊发于5月21日《红周刊》,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本文来源: 证卷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证卷市场红周刊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