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观点|丹尼尔·格罗斯:应客观看待中国制造业外企外迁问题

2022年06月02日 10:31 阅读:4,941

编者按: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于5月26日举办“制造业外企在华投资前景与发展”国际论坛。来自美国、欧盟、日本、韩国、越南、中国等国的专家学者围绕制造业外资企业在华投资前景、所面临的问题及应对策略展开务实交流与研讨。欧洲政策研究中心董事丹尼尔·格罗斯在发言中重点分析了引发中国制造业外企外迁的相关问题。

近年来,受要素成本上升、中美经贸摩擦等影响,外资企业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调整生产布局,出现制造业外企迁移既是正常的市场行为,也是当前许多国家面临的共性问题。我们知道,近期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中国。如何看待制造业在华外企外迁的问题?主要是,一方面现阶段中国的制造业在逐渐减少对外资的依赖,另一方面是要思考中国内陆劳动力成本和生产力水平不相匹配问题。

1 中国制造业外资发展现状

自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在全球制成品出口占比从5%上升至20%,并逐渐发展成为“世界工厂”。同期欧盟在全球制成品出口占比则基本持平,而美国、日本等其他大国的全球制成品出口占比则一直呈现下降趋势。

在吸引外资方面,从2003年与2020年的数据对比来看,亚洲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外资建厂总量占比变化不大,维持在全球三分之二的水平。尽管中国仍然是发展中国家里外资建厂规模最大的,但在全球外资建厂占比从30%下滑至12.5%,在亚洲则从45%降至15%,仅为2003年的三分之一。

其中,欧盟对华投资的一半以上集中在汽车制造、基础材料等制造业。数据显示,在2000年至2020年之间,欧盟有27个国家在华投资总额的41.7%是集中在汽车制造业。总体来看,中国在制造业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同时受益于较为完备的产业链和供应链,中国工业产品出口保持较快增长。但是,随着产业转型的加快,外商日益青睐投资服务业,在某种程度上出现一定的“去工业化”趋势,中国制造业外资引进也逐渐减少。

2 引发制造业外企逐步外迁的因素

一是中国的产业链供应链日益完善,逐渐摆脱对制造业外企的依赖。中国有着密集并且完善的产业链,各种零部件等中间产品供给充足,这在世界其他国家较为少见。哈佛大学经济复杂性指数(Economic Complexity Index – ECI)显示,自2004年起,中国经济复杂性开始超越其他金砖国家,近年来已远远领先其他金砖国家以及越南、尼西亚等亚洲国家,并逐渐接近美国的水平。

二是中国内陆劳动力成本和生产力水平不相匹配,无法吸引外资“内迁”。众所周知,中国沿海有许多经济高度发达的城市,但内陆也有很多经济欠发达,而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地区。我们需要思考为何制造业外企宁愿选择外迁至其他国家,而非是劳动力成本同样较低的中国内陆城市。

实际上,中国与意大利一样,在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时,也存在“梅佐乔诺陷阱”问题(Mezzogiorno Trap),即为落后地区提供了赶超所需的物质资源,却没有提供必要的人力资本和体制保障。在意大利以梅佐乔诺为主的南部地区,尽管当地工资水平相较北部发达城市略低一些,但其生产力质量和水平却存在较大差距。整体来说,不具备竞争性,所以无法吸引生产商往南部迁移。

同样,中国内陆城市生产力水平仅为沿海发达城市的四分之一或三分之一,而工资水平约为二分之一,在生产成本方面并不具备竞争力。由此可见,欧洲和中国都应该思考如何提高局部地区生产力水平与劳动力成本的匹配度,从而更好地应对制造业外移问题。

——本文根据讲者内容整理,未经讲者本人审定

  本文来源: 综合开发研究院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