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终极围猎退市游久,老八股惊艳谢幕

2022年06月06日 15:15 阅读:4,932

最近退市股集中亮相,秒变仙股。但有一只退市股却鹤立鸡群,就是游久游戏,股票简称改为退市游久第一天,低开高走,截至收盘只跌了21.57%。第二天上涨3.75%,此后连续三天涨停板。上交所因此发了监管工作函,但该股照涨不误。为何退市已进入倒计时,谢幕还如此惊艳?原来是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吴涛及其一致行动人于2022年5月26日、27日在二级市场合计增持了996.344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9%。截至5月30日晚间,吴涛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退市游久8360.611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04%,第二次举牌。此事看点颇多。

为何不惧退市二度举牌

吴涛及其一致行动人此前是通过司法拍卖举牌游久游戏的,每股买入成本约2.01元。举牌之前已经在二级市场买进了合计2.62%的股份,成本高于司法拍卖价。应该说当时是失算了,如果等到现在再买不行吗?看来当初吴涛并不相信游久游戏真会退市,因此在游久游戏频繁提示退市风险后,仍在二级市场继续增持。在第二次举牌前,吴涛及其一致行动人从4月18日至5月25日期间一直在增持。5月26日晚间,退市游久公告吴涛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此期间增持了1%的股份。其后两个交易日继续增持,直至二度举牌。

有媒体称,吴涛此举是在自救,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因为游久游戏的退市已成定局,不存在自救的问题。如果说是要拉抬游久游戏的股价,那也没有意义,因为吴涛及其一致行动人并不能借此牟取差价收益。但二度举牌确实说明吴涛并不甘心眼睁睁地看着退市游久被不断贱卖,如果他在此时不出手,退市游久现在可能已经跌到0.50元下方去了。吴涛及其一致行动人在此时大举买入,显然是准备跟着游久游戏一起退市的。或许他认为游久游戏即使退市,其股权还是值这个钱的,所以他并不惧怕游久游戏退市。

人算不如天算的老八股

那么吴涛大举买进是在博游久游戏还能重新上市吗?应该说游久游戏重新上市的可能性不大,吴涛或许纯粹是认为游久游戏的股权退市后也值这个价。游久游戏的前身是沪市老八股爱使股份,从一只三无概念袖珍股发展而来,主营业务一直不振,曾经多次被市场资金围猎,举牌事件层出不穷,但经营上一直没有起色。被游久游戏借壳上市后,投资者曾经寄予厚望。游久游戏借壳时,游戏概念股正大热,一些上市公司到处收购游戏工作室,几乎买空了。游久游戏算是颇具规模的,因此爱使股份在被借壳前已经大涨起来。但到游久游戏完成借壳上市后,已呈强弩之末。

爱使股份被借壳前的主业是煤炭生产销售,当时持续亏损。游久游戏借壳上市后,市场表现平平,很多投资者认为是煤炭业务拖了后腿,使得游久游戏的游戏股成色不足,因此一直呼吁公司剥离煤炭业务。游久游戏从善如流,后来真的剥离了煤炭业务。但人算不如天算,后来监管政策变化,游戏业务江河日下,导致游久游戏长期亏损。如果当初没有剥离煤炭业务,熬过亏损周期,现在煤炭业务可能已经变成摇钱树了,或许能救游久游戏一把了。现在落到这个地步,也是当初自己的选择。不过作为纯粹的游戏股,游久游戏应该算是干净的壳,但市场的游戏规则已经生变。

全家联手葫芦里卖的啥药

看重游久游戏的不单单是吴涛,还有其他资本大亨也通过司法拍卖买进了游久游戏,如余伟以每股2.68元的价格拍得579.16万股,耗资1552.1488万元;丛传友以每股2.66元的价格拍得1737.48万股,耗资4621.6968万元。一出手都是大手笔。但在游久游戏退市倒计时仍痴心不改的,只有吴涛。吴涛是山东富豪,他携太太、儿子和儿媳联手二度举牌,全家一起上,应该不是心血来潮。游久游戏目前虽然亏损,但每股净资产近2元,公司货币资金有1.494亿元,流动负债8933万元,公司还有闲置资金委托理财。游久游戏的亏损是因为游戏业务赚不到钱,并非财务状况恶化。

截至6月1日,退市游久在末日轮中的区间最大涨幅高达80%,但因为吴涛及其一致行动人并不能在短期内再卖出,无法从这种炒作中获利,因此并不能说是非理性的末日轮炒作。吴涛选择在游久游戏退市前加仓,应该还是看重了游久游戏本身的价值。在所有退市股中,退市游久鹤立鸡群,风景这边独好,有其内在的价值逻辑。当然,投资者也不必对游久游戏抱有过高的期望值,将来重新上市不太可能。现在谁也不知道吴涛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富豪耗得起时间,普通投资者能耗得起吗?

(本文已刊发于6月4日《红周刊》,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不代表《红周刊》立场,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不做买卖建议。)

  本文来源: 证卷市场红周刊 责任编辑:证卷市场红周刊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