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华润微罗先才:“土洋结合”管理模式创新

2022年07月11日 09:41 阅读:1,273

在“缺芯潮”的连锁效应下,终端市场对国产高端芯片需求涌现,以华润微为代表的本土品牌乘胜追击。一种“土洋结合”的团队管理模式在该公司诞生。作为华润微集成电路事业群研发副总,罗先才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 本刊记者 / 蒋忻

在科瑞国际出具的《2022人才市场洞察及薪酬指南》报告中,集成电路行业的技术岗成为人才缺口的热门岗位之一,并且整体薪酬涨幅明显,自然涨幅及跳槽涨幅均能超30%。涨幅最快的设计岗则达到50%。

“其实有个说法,现在国内的待遇甚至高于日本工程师了,这些年整个行业的改变非常大。”一位在半导体行业深耕20年的技术专家型高管罗先才对《经理人》表示。

补齐短板 创造新竞合关系

罗先才先后毕业于武汉大学物理系和复旦大学微电子学院,并取得硕士学位。2001年本科毕业不久即入职中国华晶电子集团公司(简称“中国华晶”),其由742厂和永川半导体研究所无锡分所合并成立,而彼时,742厂被誉为“我国半导体行业的黄埔军校”。

2002年,华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润集团”)收购了中国华晶全部股权。华润微是华润集团旗下负责微电子业务投资、发展和经营管理的高科技企业,先后整合华科电子、中国华晶、上华科技、中航微电子等多家半导体企业,经过多年沉淀及系列整合后,华润微成为本土领先的拥有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封装测试等全产业链一体化运营能力的半导体企业,也是该领域IDM模式的领军企业。自2004年起,其多年被工信部评为“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

“我入职半年左右,华晶就被收购了,然后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公司任职,从工程师到经理、高级经理总监,然后做到助理总经理,到今天成为公司集成电路事业群研发副总经理。”罗先才介绍,自己完全见证了华润微的合并整合历程。

“其实,半导体行业的比拼不是看你的强项,而是看你的短板。如果有短板,被竞争方拿捏住,我们就很困难。”因此,罗先才提出,当下在半导体行业谈创新超越,其实是无效命题。因为技术超越了对手,但受制于短板,芯片、产品不能生产出来,没有市场购买,那就没有意义。而对国产半导体企业来说,竞争的关键在于,如何将存在的短板问题解决,实现技术、产品的内循环。

以比较特殊的汽车电子行业为例,其芯片98%〜99%为进口,完全依赖于海外供应链。“当你所有底层的东西,比如芯片、传感器等等底层技术,都不是自己的,在这种情况下去创新研发,就如同在别人的地皮上盖房子,不管楼房建的怎么好,或者怎么先进,只要把底层拿掉,没有了基础,你就会很麻烦。”罗先才表示,最好的竞合结果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假如未来国产芯片的市占率能提升到30%〜50%,这种局面下,海外供应商依然在我国占据很大的市场份额,而一旦其断供,国内电子行业也不至于被困死,有利于形成共赢局面。

华润微战略调整 助力国产化

“缺芯潮到今年应该会局部缓解,有一个词叫‘从全面缺芯到结构性缺芯’,也就是说,部分的、个别的芯片还是会比较紧张,这会成为一个新常态。”罗先才解释道,比如国内的汽车市场,他们的一款整车产品可能就会用到上百个芯片,其中某一款芯片缺失,就会导致这款整机产品完全生产不出来,造成停产。

具体来看,这些引发“结构性缺芯”的核心芯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将依赖于进口。这样的供应链关系,必然对经济安全带来影响。因此,加速国产替代,已经刻不容缓。

“实际上整个半导体国产化率可能在8%~9%,还不到10%。”因此,本土的半导体企业仍需砥砺前行。在此大背景下,华润微作为本土知名品牌,业务将由以往聚焦消费类电子芯片往工业控制、汽车电子等方向发展。“公司会往工业控制和汽车电子方面去转型、去提升,但是这个转化需要时间去累积,比如整个研发周期,导入客户的周期等都会比较长。”

在今年4月份的一份投资者活动关系记录表中,华润微对外称:“公司的MOSFET、IGBT产品已经进入汽车电子应用,去年公司在汽车电子领域取得不错的业绩,预计今年将持续提升。”2021年度,其MOSFET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3%。

要完成上述布局转型,华润微需要强化半导体全产业链一体化运营能力,也要持续加大研发投入、提升核心技术能力。落在罗先才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管理近200人团队 陷入迷失

从中国华晶旗下子公司开始管理3-5人的团队,到今天,其规模随着华润微业务的快速发展,罗先才已经是集成电路事业群近200人的团队领导。具体来看,他负责集成电路的研发工作,分管三个研发部和一条产品线:模拟电路研发部、微系统研发部、无线充电研发部和电动工具产品线。

截至目前,罗先才个人累计获授权专利超过30项,他主持研发的产品屡次获奖。比如2020年,“微控制器CS77P25系列”获工信部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第十五届“中国芯”优秀支援抗疫产品;近年来,还承担了多个省部级重点项目。

面对团队不断壮大,罗先才怎么平衡自己技术研发的工作和团队管理呢?

“其实,这本质上就是‘管事和管人’的问题。以前,团队规模比较小的时候,我的管理原则主要是‘对事不对人’,这是我长期的信条。但随着管理难度加大,到今天,实际上我越来越体会到,不仅仅要‘对事’,也要‘对人’。”罗先才解释道,‘对事对人’系指具体到工作管理中,既要关注工作内容、进度,也要根据具体的负责人,进行分时间、分场合的差异化沟通。

总体来看,他主要管理方法包括:一是学会抓重点。“团队大了,人多了,有许多具体的工作需要落实,但作为管理者,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亲自过问。”二是学会层级管理、梯队管理。“以前事无巨细,我都想管,但是现在很多细节层层管控,有总监、高级经理等等。”他也坦言道,自己会“区别化对待”,比如比较年轻、经验不足的成员,自己就过问得比较多。走到今天的管理岗,罗先才表示,团队管理的关键,还是要把成员们团聚在一起,把规章制度和工作流程建好,在工作交流、执行上才会更顺畅。

从普通工程师岗位到今天事业群副总,这一路的职业生涯中,罗先才在“研发总监”的职务上呆了9年。“其实这个时间蛮长了,而且当时要去挑战管理整个公司的研发团队,自己确实也没有做好准备。”2017年,罗先才作为公司的高潜人才,进入华润集团内部的创新与学习中心,本质上来说,这类集团学习中心正是按照MBA模式打造的。当时,罗先才这批学员进行了42天脱产学习。“当时很多课程也是第一次接触,老实说似懂非懂,但对我来说,至少是打开了一扇窗。”这对陷入管理迷失的罗先才来说,无疑是一场及时雨。

罗先才敏感地意识到,这类管理迷失或疑惑,未来伴随团队的日渐壮大,公司规模的发展,或许会越来越多,挑战也越来越大。而站在事业群副总的角度,需要正确理解和看待整体的运营、营销、财务等等,要具备这样的大局观,背后需要系统的商学知识为底层基础。“整个视野、管理能力、领导力都要提升,否则也走不远,甚至会制约公司的发展。”

最终,他决定跳出安全区,选择报读商学院,进行系统的学习,好好提升自己。“其实选择浙大MBA的原因有两个,一是江浙一带私营企业、个体企业比较发达,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的影响力,以及整体创造力都有相对优势,而且它的资本市场、文旅、医疗、创业管理、人资等很多Track也非常有特色;二是我一位同事之前也报考了浙大MBA,他反馈也不错。”

“土洋结合” 提升领导力

作为技术型高管,罗先才认为,技术型员工属于“T”型人才,专注在自己的专业领域,钻研得深才能形成有效的职业竞争力。但要往管理层发展,没有横向的能力、知识,在团队管理中一定会存在局限性,如视野不够开阔,对外沟通交流比较少,不够开放。“其实,有时候研发人员之间吵架也挺多,因为大家都属于比较直来直去的性格。”

半导体属于技术资金密集型行业,优秀的高端人才一直非常稀缺。正如前文所述,半导体行业的研发人才薪资依然逆势上扬。但是,长期以来,本土的半导体研发人才主要扎根在供应链的中低端,也就是说,整个人才体系缺乏大项目的淬炼和洗礼。因此,很多国内半导体大公司都不得不向欧美、日韩、台湾地区等引进高端人才。华润微也不例外。

罗先才表示:“其实人才的选择、培养体系看行业以及企业的投入。大家知道,国内半导体有庞大的市场需求。国内现在半导体行业的投入看上去增长也很迅猛,但实际整体规模还不大。主要受限于两个层面,一是国内整个半导体供给规模小,盈利能力也不足,二是半导体投资周期非常长。”正是目前这样的窘境影响了整体投资规模,进而引发了行业的连锁反应。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国内半导体企业的整体营收净利都弱于国外的龙头企业。据IDC统计,在全球半导体TOP10的企业营收中,上榜企业均为国外公司,并且其占据了超80%的市场份额。“两年之前,行业里有一句戏言:‘做芯片的不如人家卖茶叶蛋的’。”

“现在终端市场对高端的国产芯片也有了需求,我们也需要自己培养高端技术人才,或引进有海外工作背景的人才,逐渐改善公司人才结构体系。”目前,这也是罗先才管理工作中的重头,但也给他的团队管理带来了进一步挑战。

“外部的高端人才引进后,并不是让他自己干,我们会给他配团队。就好比学校引进一位院士,要去给他配院长、实验室主任,帮助搭建团队。”除了引进外部高端人才,罗先才表示,公司已经与国内多所高校建立了合作关系,会从应届生中选拔优秀的学生进行内部培养。这种由高端人才领衔的团队管理,被罗先才称之为“土洋结合”模式。“目前在这个模式运行越来越成熟的基础上,我们后续计划每个重点方向都按这个模式搭建新团队,改造优化现有团队。”

怎样统筹这样一支精英团队?罗先才表示:“其实来浙大MBA,我收获比较大的主要是三方面,第一是领导力。浙大有多个关于领导力的课程,学习之后,确实对我影响比较大。以前也学习过,但半知半解没有现在这么深刻。”

第二是关于财务等系列课程。“现在我们也参与公司的一些尽调,怎么看人家的报表,并且深入地看到实质性的东西,这都需要靠自己去判断。公司值不值得投,从技术上值得投,从财务上怎么投?要不断问自己,而判断的依据之一就是这些报表数据。现在公司每个月的报告,自己也会仔细去看,常常也能从报表上看出一些道道来。”

罗先才笑言道:“我以前真的对财务一点感觉都没有。原来我觉得这些课非常神秘、高大上,现在浙大MBA开了一系列经济、财务和金融的课程,我觉得蛮好,甚至还有一点错觉,当初是不是应该去选资本Track。”

最后是对创新创业的系统学习。“经过一系列创新创业课程的洗礼,自己对机会点识别、商业模式设计、开放式创新与内部创业、法律投融资等有了更系统的理解把握。”

对于像罗先才这样的技术型高管来说,通过商学院拓展横向视野,是一条向复合型人才升级的主流路径;而从商学教育的初衷来看,如浙大MBA这样的平台,已经成为各个行业的企业高管们交流互动的平台。罗先才介绍:“目前我看到的商学院跟其他学科的学院合作,帮学员链接资本,尤其是一些初创项目的合作还是比较多的。”在一定程度上,商学院促进了科技创新项目的落地。

今年是罗先才报读浙大MBA的第二年。他透露,自己很快就要毕业了。“作为学员来说,肯定是希望自己永远不毕业。而且商学肯定不是一毕业就结束了,还需要不断去修炼,去领悟,去分享,这是没有尽头的。”因此,他希望浙大MBA持续组织一系列沙龙、讲座,帮助MBA学员甚至毕业校友们链接更多高端资源,继续提升自己。

  本文来源: 《经理人》杂志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