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A股90后董事长“接班”素描:父辈离世临危受命 上市公司接班人问题须提前规划

2022年08月05日 09:44 阅读:3,317

资本江湖中,曾纵横捭阖的家族企业“掌门人”正走向暮年,商业帝国交舵势在必行,“Z世代”的继承者们该如何挑起父辈打下的江山?90后掌舵人的不断涌入,将给民营家族企业带来怎样的新气象?

家办标准研究院发现,A股上市公司正在上演家族内部“接班潮”,38位“90后”董事长或子承父业平稳接班,或临危受命惊涛海浪,或开天辟地守业变创业。在“少年派”年纪轻轻就执掌上市公司的背后,是新生力量“后生可畏”,更是家族企业的顺利交接。

奉命危难!父亲骤然离世 少年挑起大梁

中国的商业交替,正在经历着一段迷茫而焦虑的时期,“企二代”不愿意接班,亲情与企业发展间艰难抉择等困扰着家族企业,但A股上市公司几位90后“董事长”来不及思考仓促即位,接过父辈的重任。

聚杰微纤的仲鸿天的接班属于临危受命,他出生于1993年,2016年父亲仲柏俭因病去世,仲鸿天接班。2017年4月,聚杰微纤整体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仲鸿天出任董事长一职,时年24岁。

父亲过世,少子匆忙成为“准接班人”。仲柏俭在生前与女儿仲湘聚合计持有聚杰微纤91.67%的股权。在仲柏俭去世后,其直接持有的聚杰微纤15.578%的股权及聚杰投资85%的股权半数归配偶陆玉珍所有,另外半数为遗产。

聚杰微纤曾在招股书中回应证监会关注称,仲柏俭之妻陆玉珍同为公司创始人,在纺织行业深耕多年,“在公司的起步、发展阶段起到重要作用”;仲柏俭之女仲湘聚生于1978年,2003年加入公司,2013年成为董事,是“公司业绩持续、稳定增长的重要动力之一”。

最终,在遗产继承上,陆玉珍和仲湘聚自愿签字放弃,仲鸿天作为幼子继承了仲柏俭的股权,成为董事长。目前,仲鸿天、陆玉珍、仲湘聚三人合计控制了聚杰微纤86.02%的股份,为共同实际控制人。

A股90后董事长基本状况

同样因父辈离世90后挑起大梁的还有聚飞光电和大禹节水。国内背光LED的龙头企业聚飞光电的创始人邢其彬病逝后,其妻李晓丹和其子邢美正继承了邢其彬持有的2.86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1.46%,并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成为聚飞光电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值得提及的是,邢美正接任董事长时只有24岁,此前他并没有在聚飞光电工作过,而大禹节水的王浩宇在父亲离世紧急回国接班时,还正在美国读硕士。

带领家族企业 圆上市敲钟梦

接过“交接棒”后,24岁仓促接班的仲鸿天用实力向父亲证明了自己的担当。2016年11月,仲鸿天正式出任董事长后,聚杰微纤股份制改制也随即启动,后又启动IPO进程,接受上市辅导,正式向证监会报送上市申请。

招股书显示,聚杰微纤主营复合纤维面料研发、生产、销售业务。在仲鸿天刚刚接班的几年中,公司2017年到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33亿元、4.62亿元、4.98亿元,三年净利润均超5000万。

2020年3月,仲鸿天成功带领聚杰微纤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上市后,聚杰微纤的成绩也颇为亮眼,聚杰微纤财报显示,2021年聚杰微纤实现营业收入4.81亿元,同比增长38.1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67万元,同比增长427.92%。截至目前,聚杰微纤市值21.58亿。

同在2020年,年仅30岁的金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金富科技)陈珊珊也于年带领金富科技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成为国内首位闯关IPO的90后女性董事长。

女承父业,表现不俗。陈珊珊27岁就已经正式接过“交接棒”,在上市之后,受疫情影响,公司2020年业绩同比下滑14%至5.14亿元,但陈珊珊扛住了质疑,2021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6.59亿,同比增长28.20%;净利润1.21亿,同比增长37.54%。

不妨打造上市公司接班计划。

我们可以把这些“90后“的企业继承者分成了三种:平稳型、开创型、临危受命型。

“平稳型”,有12位,占比31.6%。他们的父母早早就为他们铺平道路,早就扶上马而且送了一程。这些公司中,有些父母仍是公司的实控人,把控着公司的大方向。

类似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在4000多家上市公司中,民营企业家族企业占据半壁江山,企业实际控制人里面父子兵、兄弟团、夫妻档等情况非常普遍。近两年,经济下行压力和家族企业第一代创始人的更替,让上市公司接班的需求逐步浮出水面。

家办标准研究院认为,上市公司的接班人安排比一般企业更受公众的关注,一方面市值大、影响面比较广,二来涉及监管和法律的要求更高,家族办公室不妨考虑拓展上市公司接班传承的业务空间。

  本文来源: 家办标准研究院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