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红楼梦家族办公室:理财大师王熙凤 货币投资的巴菲特

2022年08月25日 09:25 阅读:3,636

中国从周代就开始了小金库制度,管皇帝私人用度的是少府,管政府财政的叫大司农,宫廷和政府长期存在两套平行的财务体系。到了清代,前者名称改为内务府,后者改为户部。

偌大的贾府里,凤姐理财之能无人可及。且不说在她的精心打理下,贾府多喘息了几年,仅就她投资金融业,从事银行的贷款业务,在雍正、乾隆年间就是非常具备时代眼光的。

那时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清代人,又值和平年代,对诚信二字还是看得很重的。当时的商业已经较为发达,却没有中央银行和国有商业银行提供信贷支持,于是民间金融诸如钱庄、银号十分兴盛。凤姐就是看准了这一条,开始了她的大胆的货币投资。

当然,仅有十两月例银子(月工资)的凤姐,几年的正常积攒即使一分不花,也不过区区几百两,是无法完成她的原始积累。凤姐的一大发明就是借鸡生蛋,借家族月例银子的鸡,下她贷款生息的蛋。个中的关键在于她是荣国府的当权CE0,她掌管着荣国府的财政大权。

借鸡生蛋的秘密

借鸡生蛋的故事从第七回周瑞家的、智能、惜春三人的对话中就已露出端倪。

话说周瑞家的问智能“十五的月例香供银子可得了没有?”智能摇头不知道。惜春得知是仆人余信分管各庙月例银子后,就对周瑞家的道:“他师傅一来了,余信家的就赶上来,和他师傅咕唧了半日,想是就为这事了。”这话值得推敲,按说月例银子发放的金额和时间都固定的,既然是净虚要取月例银子,她就应当生动找余信或余信家的,而不是后者“赶上来”找她,还要“咕唧了半日”。之所以如此,合理的解释就是月例银子的发放时间生变,也就是说要延期数日了。

为什么会延期呢,书中当时没有交代,而是先在十六回露出了“利钱银子”(放贷利息)的事。十六回写到凤姐和贾琏在房中谈话,凤姐听到外同有人说话,平儿流称是薛姨妈派香菱来问话,事后才告诉凤姐实际是旺儿媳妇送利钱银子来了,为怕贾琏知道,才撒了大谎。

既然是放贷,凤姐大笔的本金从哪里来?这就不免让人和第七回月例银子发放延期联系在一起。凤姐是用大家的月工资放贷,属于无成本拆借,然后再打个时间差。然而,全书至此并无直接佐证,这个谜底直只到三十九回才全部揭晓。

三十九回当袭人质问平儿为什么没有按时发放月钱时,平儿悄悄告诉道:“这个月的月钱,我们奶奶早已支了,放给人使呢。等别处的利钱收了来,凑齐了才放呢。”平儿同时还说道:“这几年拿着这一项银子,翻出有几百(笔者按:应为儿百倍之意)来了。他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十两八两零碎攒了放出去,只他这梯已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平儿的话前句证实了月例钱和放贷的关系,后句点明了放贷的丰厚收益。

我们不妨再细化一下放贷的收益,既然“凑齐了”(应指多处放贷的利息)就能够贸府三四百口子的月钱,可见“翻出有几百(倍)”自然不在话下。这也就为十五回凤姐对净虚所说的“便是三万两,我此刻也拿的出来”的话下了注脚,事后证明凤姐当时没有说大话。

再结合前叙的十六回情节来看,凤姐多处放贷,多人参与运作,竟然瞒得丈夫贾琏滴水不漏,可见凤姐放贷组织之严密。如果再反思第三回黛玉初到时,王夫人对凤姐突兀的一问“月钱放完了不曾?”估计王夫人也有可能是参与了放贷的。自然,放贷所得成了凤姐的“梯己”,也就是小金库。

三大资本金来源

除利用月例银子放贷生息之外,包揽官司的灰色收人也是凤姐小金库的一大来源。十五回、十六回她帮助老尼净虚处理张金哥婚约案,得了三千两银子。书中如此写道,“自此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有了这样的事,便恣意作为起来。”动则以下两为单位,这是书中其他收入无法达到的货币计量单位,可见该项灰色收入在凤姐小金库的预献比重之大。

凤姐小金库的第三个来源是他人孝敬。身为当权CEO的她,自然有不少家人的贿赂,当然,这些贿赂金(物)的总量并不大,大宗的只有像元春省亲项目中贾蓉去姑苏采办这样的孝敬了,但也不妨举两件。二十四回贾荟为了拿到大观园绿化工程,向醉金刚倪二借了十五两银子,全买了冰片、麝香孝敬凤姐。三十六回家下人们为了让自已的女儿顶替死去的金钏儿当上王夫人的大丫头,也就是说月例钱从几百钱升到一两银子,纷纷向凤姐孝敬东西。

包揽官司和他人贿赂是中国的特色,即使今天也不能免。这里沙及企业家原罪的问题。凤姐将这两项收入也都拿去放贷,滚雪球般让钱生钱。她不是守财奴,她在不停地为自己的小金库开源。如果我们将凤姐的资金来源,或者第一桶金的原罪问题先不予考虑,也就是仅就她的金融投资而言,那实在是一件超越了历史的壮举。十八世纪初,凤姐就在放贷过程中培养了自己大批的理财经理团队,并通过严格的制度规范放贷,这就有了银行的雏形。

要知道、在凤姐放贷一个半世纪之后,也就是西方银行进入中国半个世纪之后,中国第一家银行一中国通商银行才在盛宣怀的手中创办,随后,户部银行(中国银行前身)、交通银行和其他各类官办、商办、官商合办的银行开始集体登上历史舞台。而作为银行的前身,中国第一家票号日升昌,是在道光年间设立的,这上距凤姐放贷也差了将近100年。

凤姐没有如此大志,但她确是践行有道。凤姐的投资理念堪与现代投资大师婉美。乔治·索罗斯说:“凡事总有盛极而衰的时候,大好之后便是大坏。重要的是认清趋势转变不可避免。要点在于找出转折点。”凤姐看到了家族最后的末路的,她的省俭持家换来的也只能是整个家族的苟延残喘,大大的入不敷出财政状况下,最终还是要败的。所以,她从家族计划经济的当权派,迅速下海,走社会市场经济的投资路子,是找到了她人生的时代转折点的。除投资贷款业务外,经济奇才凤姐后来还经营房地产业务,这都是时代的先声。仅就投资而论,我们不能不佩服凤姐。

可叹的理财动因

其实,贾府过的是家族共产主义生活,在贾母这个大家长的权威领导下,各房不分家,一个锅里吃饭,财物收支统一支配,除贾赦、贾政、贾珍等有爵有职之人,能领取数目不多的俸禄,或着宫廷的年节赏赐之外,诸如贾母、王夫人、凤姐及公子小姐们,以及丫环、小厮,每月只能从家族总账中领取一定的月例钱供他们零花,个人是不允许拥有大笔私钱甚至私人产业的。

但事实上,贾府不少人是有着或大或小的个人金库的,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贾母就有这样的个人金库,并且还很大,但这是贾母作为家族最高统治者的法外特权,主要是备不时之需。就像皇帝一样,从周代就开始了小金库制度。管皇帝私人用度的是少府,管政府财政的叫大司农,宫廷和政府长期存在两套平行的财务体系。到了清代,前者名称改为内务府,后者改为户部。少府或者内务府的资金也是姓“公”的,只不过皇帝用起来更加方便些而已,就如同现在的市长特别基金、行长特别基金一样。

但是,凤姐拥有“小金库”就有很多人不服气了,因为那是她的个人私产,不是像贾母那样的间接“公产”。一零五回、一零六回贾府被查抄时共查出“两箱房地契、又一箱借票”,按贾琏的话说,“历年积聚的东西并凤姐的体己不下七八万金”。按照书中所写当时的金融政策,民间放贷是允许的,但高利贷是不允许的。所以官府查抄贾府给出的最后鉴定是“如有违禁重利的一概照例入官,其在定例生息的同房地文书尽行给还”。这里就有“违禁重利”和“定例生息”之别。

我们现在不妨想想凤姐为什么要设立小金库。笔者认为主要原因风超设有儿千,在宗法社会,她的女儿巧姐并没有继承权,贾府诺大的家业将来归属的是宝玉、贾环、贾兰他们、凤姐得到的最多是养老银子而已。

其次,贾母百年之后,最有发言权的除了贾、王夫人,还有贾赦、邢夫人,因为贾赦是长房。虽然凤姐是邢夫人的儿媳妇,但她不讨婆婆喜欢。加之那时候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邢夫人极有可能逼贾琏纳妾生子,甚至是休妻另娶。巨大的个人危机感促使凤姐当权时,尽量把个人小金库做大。即使将来交出财权,甚至是被邢夫人休掉,她也不至于靠别人施舍过日子。这就是一个简单的社会学逻辑和经济学逻辑的结合。

只可惜,凤姐不是生在当代,她早生了三百年。否则,以她当时的“两箱房地契、又一箱借票”的投资规模,做房地产如何?做金融衍生品又如何?还不是小菜一碟。并且,凤姐还不是只做投资,她还做慈善事业,支助刘姥姥就是她的功德。能和凤姐PK的是巴菲特、索罗斯他们。巴菲特善于投资垄断行业,善于抄底,善于及早退出,凤姐是和她有的一拼。

未完待续

(作者系资深金融从业人士)

  本文来源: 家办标准研究院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