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理人广告

从“杂牌木业”到“原创木艺”,南康背后的木制家具变迁史!

2022年09月13日 09:38 阅读:2,363

9月7日,南康区举行2022年第三季度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活动。据了解,此次共有18个签约项目、总投资102亿元,涵盖建材冶金、新材料、家具生产及配套、智慧家居等多个领域。从参与、跟跑再到领跑家居产业集群板块,南康家具在规模、市场、品牌等方面都赢得了认可。

此前,中国第九届家具产业博览会在南康如期举行,尽管今年以来家具行业受疫情、地产等因素影响,市场表现相对低迷,但本届博览会的线上线下交易额还是突破了100亿元。

不少经销商表示,南康的家具展每年来看都不一样,感觉越来越精致,设计感越来越强。南康家具的不断升级,依托的正是南康产业的转型与调整,这个三线小镇凭何创出千亿产值,背后也是一部南康的“练功升级史”。

南康家居小镇如何“无中生有”?

事实上,南康的林木资源相对贫乏,但南康却成为了江西的“实木之都”,从零开始孕育出一个产值数千亿元的家具产业,南康到底为什么能够“无中生有”?

这便要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说起,历史上,由于南康资源贫乏,经济发展一直落后,这也让不少“南康人”选择南下打工,其中,做木匠、打家具成为南康人的一大谋生手段。

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当时有上万的南康手艺人从江西南下到了广东,在顺德这边的家具厂打工学习,这批手艺人也成为了日后南康家居产业的先行者。

1995年,南康撤县建市,开始大力发展民营经济,而当初那批外出打工的手艺人也纷纷回乡创业,并带来了沿海改革开放城市的技术理念和创业心得。就这样,南康花了大概10年的时间,从一批批简易搭建的木棚,到变成正规的家具城,成为了具有集聚效应的木业家居产业群。

可以说,当初第一批的南康手艺人“上岸”了,南康的家具产业也进入了高速增长期,但快也不一定的好事,产业膨胀过快,大家还没摸索出成熟的产业模式时,往往也容易走错路。

此时,从“草根”发展起来的南康家具厂大多仍停留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产品类型单一,技术含量较低,大多均成为了南方家具品牌的代加工厂。

彼时,曾有南康厂家表示一张木床只能赚5-10元,利润越来越低,不少厂家只能压缩成本,说是实木家具,但却是杂木类的实木家具,这也导致了南康家具的口碑持续下滑,全国越来越多地方喊出了“拒绝南康家具”的口号。

痛定思痛,南康的家具企业开始思考转型问题,一方面,通过提高产品品质来形成口碑,积极发展“南康品牌”;另一方面,从“等客来”到“走出去”,实现从“坐商”到“行商”的改变。2000年以后,在大家的努力下,南康的家居产业链也开始了良性发展。

2008年,在地产行业高速发展的带动下,整个家居行业也迎来了爆发周期,南康也不例外。2016年,南康家具的产值突破了1000亿元;2021年,仅5年时间南康家具的产值已经翻了一倍多,达到了2270亿元,南康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家具生产制造基地。

南康背后的木制家具发展史

正如南康家居产业的发展一样,木制家具在市场中的发展也经历了不少曲折,南康当年踩过的雷,比如“杂木品质过低” “贴牌水货充斥市场”等情况,也是木制家具行业绕不开的坑。

早期的木制家具往往更具备中华文化的气韵,但正因为如此,其产品设计也较为单一,往往给消费者留下了家具尺寸宽大、色彩凝重、设计陈旧、价格昂贵等的传统印象,因此,早期高端人群以及中老年人才是木制家具的消费主力。

特别是对年轻消费者来说,由于木制家具较为昂贵,在产品设计和使用体验上也并不符合年轻人的审美,一度让木制家具面临消费者断层的尴尬。家居新范式认为,年轻人不了解木制家具,而木制家具又走不进年轻人的内心,双方互相不理解像极了“隔代人的代沟”。

除了在产品设计上具有“年龄断层”之外,木制家具的质量问题一度也成为了劝退消费者的原因。

过去十多年间,由于贴牌代工的利润率低,以及木材价格的持续走高,不少企业在资金周转的压力之下,为了生存也曾忽视了产品的质量,比如木制家具中不仅充斥着杂木,甚至以劣质人造板代替实木,由此产生了环保、安全性等问题,导致不少消费者谈“木”色变。

家居新范式认为,一家企业把木业的口碑做坏了,就需要更多企业把质量提上来了,才能改变消费者的固有印象,这正是南康家具当年为何要痛定思痛,从根本改变家具产业链的原因,为此,木制家具在过去这些年也经历了不少的误解。

直到近些年,随着人造板的合格率提高、环保性增强,加上零甲醛、E0级绿色板材的出现,以及实木贴面的纹理质感越来越逼真,在欧派、索菲亚、尚品宅配等为代表的板式定制企业,凭着简约、时尚风格获得更多年轻阶层的青睐的背景下,木制家具才将当初消费者对其的有色眼镜摘走。

另外,在木制家具中,特别是实木家具,其标准化程度非常低,一些独特的实木家具,甚至难以在世界上找到另一款一模一样的替代品,毕竟每一种木材的纹路都不一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实木家具的制作就十分依赖师傅的手艺,导致其人工费用逐年攀升, 而且由于各个师傅手艺不一,也容易出现产品稳定性低和返修率高的问题,智能化程度低也是实木家具面临的问题之一。

可以说,南康家居产品经历过的问题,也是木制家具这些年的经历,从被消费者拒绝到接受,再到走入更多不同的消费群体,木制家具走过了不少冤枉路。

从南康看木制家具的升级

那么,木制家具要如何才能顺利地实现升级转型?家居新范式认为,不妨从南康家居小镇的“升级史”中找找答案。

如何让年轻消费者认可木制家具,是行业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据《2020-2021年中国家居行业大数据及标杆企业研究报告》显示,当前中青年群体为家居消费主流,26-40岁人群占比为65.0%。

消费者在不断更新换代,而家居行业也随之变动,旧一代消费者喜欢木制家具的扎实耐用,但新一代的消费群体除了追求实用之外,普遍更喜欢简约个性、时尚潮流的产品,颜值也非常重要。

家居新范式认为,要改变这一痛点,木制家具的设计也要创新,以南康家居小镇为例,其先后引入了多家知名院校和国际国内顶尖设计机构入驻,以此来提升区域家具企业的原创设计能力。

对其它木制家具企业而言,同样需要从产品设计开始转变,比如可以适度引入多元化材料,实现木制家具和软体家居相结合,提高产品的舒适度和美感度;餐桌也可以加入岩石和玻璃材料,来提高家具与人体直接接触部位的舒适度。

此外,学会与年轻消费者沟通也很重要。据《埃森哲2021中国消费者调研》显示,电商网站已经成为消费者选择商品的重要信息渠道,为此,传统家具企业也要活化自己的销售模式,由“线下为主”向“线上线下”转变。

南康的家具企业近来也在大力推广以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平台为代表的社群营销,通过电商平台+电商直播,构建了“线下直播、线上接单、网红带货”的家具电商销售新模式。

如何实现产业链的全面升级,则是木制家具企业的第二个难点。家居新范式认为,除了产品设计需要升级之外,如何提升产品品质、解决木制家具标准化程度低的问题,对木制家具行业的持续发展也至关重要。

目前,南康家居小镇正尝试通过区块链、5G、大数据等技术,改变传统产业的生产流程和生产模式,让全产业链“共享生产、协同制造”,推动南康家居产业数字化升级。

这对其它家具企业来说也有重要参考意义,比如上文提到的“多元材料结合”,这将要求木制家具企业进一步打通自身的供应链平台,借助数字化来增加企业的信息化程度。

此外,要改变木制家具标准化程度低的难题,则可以将其分拆成不同零部件,在零部件标准化的基础上,通过柔性产业链来提升企业的生产效率,这同样要求企业的生产方式要从“制造”向“智造”提档。

最后,如何与“整家定制”的趋势相融合,也是木制家具的难点之一。相较于板式家具而言,价格更为昂贵的实木家具要参与到“套房定制”中,往往受限于材料、价格等问题。

因此,家居新范式认为,与其要取代板式家具,不如考虑植入柜类定制家具中,通过实木框架、板木结合,或与真皮、布艺、岩板、藤材、玻璃等多材质结合,来攻占高端定制市场,展示木制家具独有的奢华属性。

此外,走出“木制家具”加入到“泛家居”也是另一大招,比如南康家居小镇早在2020年便通过格力电器智能制造项目,积极推动南康“家具+家电+家装”深度融合,从简单的产业聚集向产业链条迈进。

整体而言,木制家具已经伴随人类走过数千年,尤其在中国,实木家具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传统,在家居行业的整体发展过程中,跟其它家具品类一样,木制家具也要经历设计、品质、品类的适时调整,迎合低碳、绿色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与行业一起,实现数字化的智能升级。

正如南康的家居产业一样,尽管经历了早期的野蛮生长,如今也已开始走向5000亿市值,并从单核时代迈入“家居+家具+家电”融合发展的三核时代,木制家具作为中华文化的传承之一,其也必定能在持续升级的过程中,继续勃发生机,成为更多消费者的首选项。

  本文来源: 家居新范式(ID:home-furnishing) 责任编辑:sinomanager_zhang
郑重声明:经理人网刊发或转载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版权及商务咨询:sinomanager@163.com)